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说话是个“技术活”,“说到做到”也不容易

2017年01月03日 11:05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说话是个“技术活”

  “好好说话”真的不容易。

  说来好笑,即便是我已经在台上讲演“挥洒自如”许多年后,我依然是个经常“不会说话”“一不小心就说错话”的人。

  在新东方工作的第五年的某一天,当时的北京新东方校长约见我,说是有事儿要聊聊。我就去了,同去的还有当时北京新东方国外部的主任。聊什么事儿呢?校长听别人说笑来对语料库这事儿很有研究,于是就找我来聊聊,看看我“能不能为学校建一个语料库”。一路聊得挺高兴,最后校长问了这么一句:

  “那你看,笑来,你需要什么样的支持?”

  我认真想了一下,说:“其实这事儿花不了多少钱,主要是耗时费力,所以我希望这不是个换了个校长就不见了的事儿……”

  天知道当时我脑子是怎么转的,可那眼前发生的一切到今天都栩栩如生—

  校长的脸色当场就变了,愣了一下,什么都没说;而与我同去的国外部主任都快急死了,只好在边上给我打圆场:“笑来的意思是说,这事儿是个慢活,得持续做……”

  他差一点就把“其实笑来没有别的意思”都说出来,然后也是脸上红一阵紫一阵的……

  事实上,在刚刚我说完的那一瞬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这都在说什么呢”,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是没有办法收回来的—只好硬着头皮扛下去。结果当然是所谓的“不欢而散”,为学校建语料库的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这事儿成了新东方内部广为流传的段子,人人都知道“笑来说话不得体”,最后甚至出现了这样的效果:若是哪句话特别不得体,一定会有人问:“这话不会是笑来说的吧?”

  其实吧,我也不是“以不得体为荣”的,这事儿真的很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谁愿意是个经常在关键时刻并不招人喜欢的人呢?可“会说话”这事儿真的好像是个“完全没地儿去学的东西”呢!—我很怀疑对某一些人来说,比如我,更是无所适从、无所可依。

  在新东方,有一位叫张旎的同事,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会说话”的人。有些话其实是很难当面说的,但即便是这样的话,就看张旎边说边哈哈哈,大家也跟着哈哈哈,一路哈哈哈,她就说完了,然后大家一点点的尴尬都没有—简直就是奇迹。

  有一次我们聚餐,张旎开车,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坐在后座,提起一个“笑来最近说话不得体的典型案例”,大家又是哈哈哈地把这个事儿当作段子,既然大家开心,我也就跟着乐。然后,我就问张旎:“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旎的回答非常认真:“我妈妈是个很厉害的销售,她是我见过的最会说话的人。我记得小时候,刚上学那阵,我妈妈天天纠正我说话,基本的句型就是‘你要表达的是这个这个吗?那你应该这样这样说’,后来,后来就这样喽!”

  哦!这不是天生的,这是练出来的。

  这个念头给我带来的惊喜很快就被接下来想到的事实扑灭了—

  事实上,这个方法我天天在课堂上讲给学生听。因为我教得最好的是写作课,在写作课上,我总是告诉学生,所谓的“炼句”,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同样的意思用许多种方式表达出来,最后选择最为精炼、最为恰当、最符合上下文语境的那一个。我快被自己蠢哭了!

  人就是这样,很多道理,貌似自己懂,可实际上就是做不到“举一反三”,哪怕在一个领域里用得很熟练,换了个其他领域就跟白痴一样,就好像从来都不知道、从来都没听说过那个道理一样—你看,这么多年里,我可以在写作里天天使用,可竟然在与人沟通的过程中,却从来没有用过!

  又过了很久—至少是半年多以后—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过去的我,从骨子里过分低估了与身边的人沟通的复杂程度及其重要程度,于是从未向练习写作那样“刻意”过,于是呢?于是“跟白痴一样”呗。

  就像马东老师的这本书里一再强调的,“说话”其实是一个“综合格斗”,需要掌握“全息话术”。作为一个曾经在一些领域常常说话不及格的我,深知“不会说话”的恶果—真的很可能会因此错失一个升职机会,或者因此错过一个投资机会……其实最要命的是,“不会说话”的人常常并不知道自己说话的方式有问题,甚至会“理直气壮”,比如我,很久之前曾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这样为自己开脱:“我这个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只会直来直去。”

  许多年后,等我挣扎着改了过来、进步了许多之后,发现当年的“托词”有多么可笑。这有点像那些相貌丑陋的女生对自己收不到情书的解释,并不是“我丑所以没人给我写情书”,而是“我才没有她们那么不正经呢”!

  马老师的这本《好好说话》以他一贯的新鲜、有趣的方式传授了说话的核心技巧,一口气读完,感觉很过瘾。我觉得说话技能的修炼,学无止境。我自己也知道自己什么德行,知道自己不是进步太大了,而是岁数大了,环境变了,没那么多机会让自己出丑而已,在“会说话”,尤其是“得体地与人沟通”这事儿上,必须要活到老学到老,并且还要练到老。

  总体上,我是个相信“道”比“术”重要一万倍的人,可在“好好说话”这事儿上,我却认为“道”这个东西常常用处不大,或者说,常常真的不够用。“为人要真诚”,就是“道”;“坦率及效率”,也是“道”, 但由于这世界就是极其复杂的,而语言本身就是模糊含混、“凑合着用”的工具(虽然也是极其复杂精巧的工具),乃至坑太多、沟太深、堑太宽,乃至不掌握各式各样的“术”不频繁操练,就可能一不小心“追悔莫及”。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