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能赢得多少人的信任 就能成就多大的事业

2016年06月15日 10: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撒切尔夫人:权力与魅力》 作者: [英]乔纳森·艾特肯  重庆出版社

  眼下,美国总统竞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在英美等国,未来的领袖通过竞选赢得大多数选民的信任,获得大多数选民的宝贵一票,几乎是成为执政者的唯一途径——除非总统在任上突然身亡,副总统成为总统(比如富兰克林·罗斯福任上突发脑溢血逝世,杜鲁门按法律程序不经选举直接接替总统职位)。

  非常“政治不正确”的说,美国人民既然接受了一位黑人成为总统,也非常有可能接受一位女人成为总统——况且,在21世纪已经过去了六分之一的时代,人类近代史上已经出现了多位女性领导者,比如奉《中国哲学史》为人生经典的韩国总统朴槿惠,曾经的大学物理教授德国总统默克尔,还有被缅甸军政府软禁多年新近成为“国家顾问”的昂山素季。但是,在玛格丽特·撒切尔的那个年代,成为一个女性领导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实上,成为领袖,本就是一条艰难、崎岖的路。除了机遇、历史现实环境等外部因素,个人素养与性格等内在原因,对于领袖之为领袖,具有更重要的意义。在英国传记作家、内阁大臣乔纳森·艾特肯的著作《撒切尔夫人:权力与魅力》里,他给我们讲了玛格丽特·撒切尔的性格特征是如何成就了她的领袖之路,又如何从权力巅峰跌落。

  1925年10月13日,在英格兰中部格兰瑟姆市一个街角小店的三层楼上,玛格丽特·撒切尔出生了。像她日后为人所知的那样,她是杂货店主罗伯茨的女儿。作者开门见山的写到:

  “玛格丽特·罗伯茨的童年生活印刻着六个特点,其中最重要的是严格自律,成就了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的职业生涯,而另五个则各有优缺。

  五个特点中,优点包括性格坚毅、说话直率、信仰坚定。另两个缺点因为玛格丽特的刻意掩饰而不那么明显。这两个缺点是,缺乏安全感和对与自己观点相左的人(尤其是她的母亲)难以包容。”

  中国有句老话叫“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句话用在英国人玛格丽特身上,也非常合适。造成她这种性格的原因之一是,她的童年生活拮据。1930年,格兰瑟姆的失业率高达40%。大萧条时期的节俭生活迫使住在小店楼上的罗伯茨一家人必须努力不懈地干活。“你总是肩担责任。”玛格丽特回忆往事时说的这句话既适用于小店老板也同样适用于政客。

  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可以说明玛格丽特的自律:

  在上小学之初,玛格丽特因为拒绝使用学校的厕所而给班主任格里姆伍德太太留下了有些古怪的第一印象。按照玛格丽特的同学琼·布里奇曼的说法,因为一些学生家里没有冲水厕所,不知道上完厕所后怎么放水冲厕所,所以这个被大家羞涩地称为女生“办公室”的厕所总是又脏又臭。玛格丽特因为过于挑剔,一直不愿意用学校的厕所。于是她开始训练自己一直憋尿憋到午餐时间。午餐时间一到,她就走上一英里回家上厕所,下午也是如此解决上厕所问题。这样一来,等于玛格丽特每天要走四英里路——对一个孩子来说算是有些远了,尤其是内急的时候。

  自律的结果之一,就是玛格丽特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获奖无数。比如学生书法比赛获入围奖,诗歌朗诵比赛一等奖,10岁时赢得去市里最好的女子中学(KGGS)读书的奖学金,并因此被记在当天的学校日志里。玛格丽特童年非常喜欢诗歌并熟记于心,即使是在成年后也经常引用:

  伟人达到和保持的高度,

  并非一蹴而就,

  当伙伴熟睡时,

  他们在深夜里艰难攀登。

  性格坚毅和说话直率是她性格上的另两个特点。可以说,这种坚毅和直率体现在了她成为候选人、赢得竞选、带领英国赢得马岛战争,甚至包括从法国手里抢到沙特阿拉伯的军备订单等等历史性时刻。虽然这种性格特征有时被称作强硬,有时被称为勇气。

  可以说,玛格丽特的整个生涯都投身于战斗中,经常要面对巨大的困境,要规避威斯敏斯特和白厅的精英世界针对一位地位不断升高的女性政治家所抱有的偏见、傲慢和蓄意阻挠的强大力量。最后,她成功了,成为西方民主政体里第一位女性领导人。

  这一切源于她的勤奋,她的专业,她深入选区的实地调查,她对每一个提案、每一场演说的精心准备,她与她的团队的相互信赖与密切配合,她坚定的信念让其他人所感受到的力量。

  当她的同僚饱受困扰放弃竞选时,她的回答是:“那就我来吧,总得要有一个代表我们观点的人出来竞选。”

  终于1979年,她争取到了那些以前从未给保守党投过票的工党支持者,开辟了崭新的局面。在20世纪8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这群蓝领工人的支持成为她坚定的后盾,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在玛格丽特·撒切尔身上看到了他们所希望实现的价值观。他们喜欢她,是因为她自力更生、勤奋努力、志向高远、意志坚定、热爱祖国而且痛恨英国陷入混乱无序的没落之路。

  然而她性格中的缺点与优点同样明显,过于强硬就变得粗鲁,过于勇敢就会自负。她从不道歉,就像作者写的那样:她激怒了很多政治同僚,得罪了大部分的政治对手。对她远距离欣赏比与她近距离共事要容易得多。书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语句:“她对我很粗鲁,很不友好。”“她用一种创造性的毁灭来强调她的观点。”“她的领袖风格展示出令人颇感不适的尖酸刻薄。”“她的脾气变得相当暴躁……她傲慢地走出内阁会议室。”《撒切尔夫人:权力与魅力》里还有一个有趣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一点:

  1978年的夏天,保守党中央总部收到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的一封信,询问反对党领袖撒切尔夫人是否同意在竞选活动期间,参加一次与首相和自由党领袖的电视辩论。她的智囊团队成员里斯和贝尔觉得这对于反对党领袖弊大于利,因为与在任首相卡拉汉对阵,失败的可能性要更大。同时他们也看不上自由党,认为与他们在节目中平等对话,对反对党没有任何好处。因此戈登·里斯给英国广播公司写了封回信,拒绝了他们的邀请。

  英国广播公司收到了吉姆·卡拉汉和戴维·斯蒂尔的同意函之后,尝试着给玛格丽特·撒切尔写了第二封邀请函,这使得她非常困惑,因为里斯从来没有给她看过第一封邀请函。她问他第一封信他是怎么处置的,“哦,我们做了回复”,他紧张地说道。“要知道,在形象问题上,卡拉汉是个长辈一样和蔼的人物,而你有时候会显得咄咄逼人,非常强势。因此我们认为看到他在电视荧幕上遭到……的抨击可能不太好。”

  “遭到我这个粗暴恶毒的家庭主妇的抨击”,玛格丽特·撒切尔声色俱厉地补充道。

  “不,我不会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里斯吞吞吐吐地说道。

  “让我来把这件事情搞搞清楚”,反对党领袖大声说道,她的声音已经达到了里氏震级8级的高度,震耳欲聋,“你们从英国广播公司收到了这封信,然后你们没有咨询我,就私自回了信。滚出去!和提姆一起滚出去!滚出去!”

  这两个犯了错的人从福乐街仓皇的逃了出来,丹尼斯·撒切尔送他们俩到门口,他看上去也有些精神不振,他低声对他们说道:“她明天就会没事的”。

  他的保证并没有使里斯和贝尔感到些许安慰。玛格丽特·撒切尔的雷霆震怒使他们两个情绪低落,他们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也会因此而终止了。因此他们当天晚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借酒浇愁。

  第二天早上7点半的时候,他们俩还宿醉未醒,就接到了卡洛琳·斯蒂芬斯的电话,她负责反对党领袖的日志整理工作,“你们9点钟能到福乐街吗?”当他们出现在福乐街的时候,一切工作照旧。没有解释、指责或者道歉,玛格丽特·撒切尔再也没有提起过英国广播公司辩论的事情。

  她喜欢用争论和交战的方式对政策进行检验,压制不同意见,专横而无法包容。对于温和的男性同事,她总是心存偏见,态度粗鲁。在一次对她的内阁大臣怒不可遏的情绪爆发之后,他的财政大臣安慰社会安全部大臣道:“你现在已经见识过她的缺点了——但是她的优点还是非常值得我们忍受这些不愉快的。”

  然而,终究有忍无可忍的时候。在玛格丽特·撒切尔执政之初,内阁大臣们都相信她领导才能当中有利的方面;然而,在她的第三任期,遭遇了内阁倒戈。

  可以说玛格丽特·撒切尔在任期内的被迫辞职虽然有部分原因是投票制度造成的(具体详情请看书第36章《终局》),但更重要的是,她在过去漫长的执政生涯中因执掌权力所形成的傲慢导致了她的轻敌,远离一场她本应领导的战斗(投票当时,她远在法国),她不再听取自己团队中那些最忠诚的人的建议,疏远了议会中她的支持者。就像她当初赢得了她的团队的信任一样,这一次她失去了他们对她的信任。

  彼得·德鲁克都说过:领导者的必须之义就是其后有追随者。一些领导者是思想家,一些是预言家,但是,如果没有追随者,就不会有领袖。在当时的英国保守党内部,因为害怕在玛格丽特·撒切尔的领导下,失去执政党的席位,实施了一个将首相赶下台的“政变”。失去了追随者的撒切尔夫人,除了提出辞职,再无其他保有尊严的选择。

  作为领袖人物,撒切尔政治立场分明、信念坚定,态度严谨但却表述傲慢。在果敢和坚毅的面具之后,也有着脆弱和不安。《撒切尔夫人:权力与魅力》讲述了玛格丽特·撒切尔如何追求、获得、行使以及失去权力的全过程,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她人生的阅历如何改变了她的性格。从谦逊的卑微转变为傲慢的自恃,从维护自我利益的现实主义的勇敢无畏的少女蜕变为骑着骏马在天空中任意驰骋无所顾忌的女武神。她曾流泪说道:“谁能遭受伤害而无动于衷”,但是她更喜欢的名言是:“秉持信念的人,敌得过千军万马”。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