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创业创客 相比"成功","不死"更重要

2017年08月08日 09:08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6 年, 我从未如此怀念这一年。 一切都不在预期, 黑天鹅接踵而来。

  世界版图, 英国脱欧,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如果特朗普代表的是人民伪装的民意, 那还有什么不可以被改写? 如果说这些政治上的黑天鹅对我们来说只是隔岸观火, 那么作为一名财经记录者和观察者, 商业上的黑天鹅亦层出不穷, 一个个创业者发力狂奔, 结局却有天壤之别, 有的脚下泥泞成浆,有的足下璀璨生花。

  实体经济的黑天鹅, 自带更多的是落寞挣扎的光环, 一个个庞然大物在环境的骤变中丢失城池,尚未迈过“爆炸门” 的三星陷入韩国总统“闺密门” 的漩涡; 昔日化妆品大户雅芳几乎在中国销声匿迹; 英国马莎百货由于经营亏损, 关闭包含中国在内的全球多家实体店; 美特斯邦威、 波司登、 百丽……这些曾风靡一时甚至站在潮流之巅的品牌,皆因陷入巨亏泥沼而不得不壮士断腕自救, 关店数量高达几百甚至上千家, 辗转难熬的, 多半源于互联网迅速发展引发的行业洗牌。

  而互联网企业,则是喜忧参半,惨烈的贴身肉搏中不断涌现独角兽,“万骨枯”的故事甚至比传统行业更令人瞠目结舌,从每年一度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便可见一斑。

  2016 年 11 月,我第一次受邀去乌镇主持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的小桥流水间,我遇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张瑞敏、丁磊、雷军、周鸿 、张朝阳、程维、王兴,他们是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常客,原因在于在过去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们的企业迅速崛起,成为巨无霸或独角兽……还有一些新面孔也来展示科技成果,往往没人记得这些人物的名字,能记得住的是他们骄傲地在乌镇展示发布的 WATSON(一个技术平台)、手机芯片、自主驾驶等人工智能所引领的各种“黑科技”。蜂拥而至的需求和泡沫,铺天盖地的张扬和焦虑,充斥着江南水乡乌镇。

  有人到场,也有人缺席。刘强东因为要发京东财报缺席,柳传志因为准备联想弘毅投资年会缺席,但乐视贾跃亭的缺席理由却成为舆论焦点——被解读为资金链压力。毫无疑问,野心勃勃的乐视贾跃亭成为“互联网 + 梦想操盘手”的标杆,他一手缔造的乐视在短短两年内声名鹊起,他声称要打造互联网生态经济这一全新的经济形态——价值重构、共享和全球化。然而,贾跃亭的互联网梦想却跨越不了资金链紧张的鸿沟。

  乐视欠款的传言四起,出现在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雷军也加了一把火。比起因为资金链危机焦头烂额的贾跃亭,雷军虽然自在得多却略显疲倦。不可否认的是,他一手创建的小米也不再拥有最有价值新创企业的桂冠,他的互联网思维的七字法则似乎不再所向披靡,小米的狂欢时代经过 2015、 2016 两个年头的洗礼已经有了急转直下的迹象哪里出了问题?商业江湖中真的没有基业长青的神话?盛衰之间有没有不死法则?

  这一年,也几乎是我最焦虑的一年,因为我也在创业中挣扎,成立还不到两年的艾问与其他林林总总的创业者一同挤在新媒体的赛道上发力奔跑。

  有不少人评论说,艾问也是一只黑天鹅。它的成长速度甚至超出了我的想象,艾问的第一个产品叫《每日人物》,每天我们八卦一个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物,用评论和脱口秀的方式,通过图文、音频、视频去记录各行业的领袖人物,讲述他们的创新精神和创富法则。他们未必是最成功的,但是活在世上、被人瞩目,就必定意味着他们能引领一种价值观、生活方式或者是商业模式。

  2016 年 1 月 1 日至今,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艾问已经入驻了近百家国内外的财经媒体,媒体的形式包括所有,而且我们已经服务了近千万对财经和人物故事有兴趣的用户们。

  艾问的第二个产品叫《艾问·顶级人物》,这是最重要的产品。2013 年我从美国回来,离开了像世界银行、中央电视台这样大平台的工作岗位,选择回到市场中做一名独立的主持人时,我扪心自问:“你合格吗?如果你想为这个时代记录商业领袖,请问你懂什么是领袖,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吗?”于是 2014 年我叩响了十位顶级商业领袖的大门,有董明珠、周鸿 马蔚华等。通过一个个系列问答,通过向艾问的用户们征集问题,我们抽丝剥茧,把这些顶级人物展示在公众面前。

  2015 年的中国大地上资本潮涌、创业疯狂,曾经逐利的投资人一度被标榜为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创业导师,而我觉得喧嚣之中更应该回归平静,于是叩响了徐小平、贺志强、张磊、邓锋等人的大门,我希望这些顶级的投资人,能用良心给疯狂的创业者们多一些智慧。也许是团队的赤诚之心感动了他们,《创业的常识》一书在中信出版社顺利出版,也得到了很多创业者的支持。

  每年我们都希望能在中国商业社会找到一个亟须解决的问题,然后去寻找能回答这个问题的最佳嘉宾。伴随着一个又一个年度主题破土而出的是,艾问如同雨后春笋般的成长。艾问,站在了风口?找到了真需求?得到了资本的青睐?我们的团队黏性更强?艾问有没有不死法则?

  2016 年,也是我得罪人最多的一年,为了寻找答案,我如同苦行僧般寻访合适的受访者。 2016 年年初,我们认为,能够提供不死法则答案的 10 位嘉宾必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创业者,他可能是滴滴打车的程维,也可能是在新媒体界很火的张一鸣。然而,最佳嘉宾是他们么?不是。我继续寻找提供不死法则答案的嘉宾,后来发现只有出生入死过的人才有资格说不死。这一系列的嘉宾是我从业以来最难寻找的,他首先必须是一个卓越的创业者,坚持自己的初心,缔造了伟大的事业;其次,他曾经出生入死,必须搞砸过什么。他们之所以符合顶级人物的要求,最重要的核心特征是懂得坚持。最后我发现了顶级创客,将其定义为“坚持信念的平凡人”。

  镜头里的顶级创客是现在进行时,譬如发展势头正好的快手CEO(首席执行官)宿华,一下科技创业者韩坤……蒸蒸日上,同时也在风口浪尖,他们反而不愿在镜头前侃侃而谈,以免留下口实;镜头里的顶级创客也是过去式,有些已不复当年风光,如陈年打造的凡客;当然,还有一些在创业者看来本不足向外人语的罅隙,如西少爷肉夹馍的内讧……这些顶级创客的泰然与焦虑、自信与自省、大胆冒进与战战兢兢,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不断旋转,但终归逃不出生与死的对决。

  岁末,代表新风口的自媒体“网红”,也是我曾以财经观察者的身份采访过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万人瞩目的跨年直播中提到加拿大歌手、诗人莱昂纳多·科恩的“万物皆有裂缝处,那是光射进来的地方”。创业之路再艰难,创业之坑再密布,光依然存在,依然有人肯相信并追逐光。在艾问的镜头里,还有很多与创业者并肩前进的投资者,如徐小平、冯仑、周炜、朱啸虎、李开复、黄明明、蔡文胜、汪潮涌……他们砸下真金白银“执迷不悟”地支持创业,也因旁观保持距离而能一针见血点出创业者的软肋。

  向死求生是一种对生命的态度,也是运营企业时的必需之举。因此,相比“发达”,“不死”更应该引起创始人的重视。

  2016 年,艾问记录的近千位创业者、投资人、企业家,所有人头上都曾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我和许多激情派创业者以及理性派投资者、观察者讨论,一个公司一般的生命周期到底有多长。没有标准答案,但大家已知的创业公司有的死于伪需求,有的死于扩张无度,有的死于内讧,有的死于资本博弈,有的死于政策骤变,有的死于风口……这些形色各异的死法有些是因为基因不好,有些是因为中途抛锚,有些是因为运气不济。总之,活下去,是小概率,活下去并成为顶级创客,更是凤毛麟角。

  莽莽江湖,英雄辈出,草莽亦层出不穷。我们习惯认为,胜者为王,所有的成功路径都被追捧;败者为寇,所有的失败案例都被踩在脚下。殊不知,所有的企业都是依靠商业机会生存的,当使命完成、机会逝去,企业就可能结束生命,除非自我颠覆。

  有没有不死法则?

  在创业路上走得越远,与创业者对话越多,我越是芒刺在背,这是一个伪命题!基业长青是一个骗局!只有向死而生。成王败寇的距离只是谁比谁能扛得更久,这是足以颠覆一切的创业宿命,互联网创业亦无法幸免。我探寻的所有故事都在告诉我们一个公式——每个伟大都有一个勇敢的开始。当你秉持初心一路前行时,不管路上有多少诱惑和坎坷,你都可以坚持。我们也期待在中国大地上能有一个坚持纯粹地记录创新创富法则的荣耀新媒体,让内容有态度、数据有伦理、技术有温度。这条在旁人看来可能有些理想主义的路,艾问才刚走出两年,我们期待艾问在未来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大的惊喜。

  在这本书的最后,收录了 2016 年“艾问顶级创客不死法则峰会”上 4 位嘉宾的演讲。这 4 位嘉宾一位是国企创客代表——清华控股董事长徐井宏,一位是民企创客代表——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一位是风险投资人代表——滴滴出行投资人朱啸虎,一位是出生入死的创客代表——凡客诚品的陈年,他们历经多重磨砺,却初心不改,执着于创客的身份,并毫不吝啬地讲述生与死、如何博弈。这个世界,因为有他们以及千千万万的创业者,万物才更加峥嵘。

  创业其实不复杂——找一个你喜欢且只有你擅长的事情,把它做出来,让市场证明正确与缺陷,在不断地是错和调整中,走向盈利线。不问生死,只求成长。在激情中保持节制,在商业的烂泥地中修炼明亮的人性。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