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清醒》参与者:无条件的自由

2017年04月12日 09:28    来源:中国经济网   

  自由的传统定义将自由描述为从心所欲的能力,我们希望“不受”约束,这种自由是“相对”或“有条件”的,因为这受制于不受我们控制的因素。生活处处是约束,我们无法阻止身体衰老,也无法违抗物理定律。我们无法让别人产生我们希望的想法或感受,没有必要的政府执照,我们便无法成立公司(即便成立,也不合法)。我们享有不同程度的相对自由,但没有人是“完全自由”的。

  对自由的本质或无条件定义是我们通过行使自由意志对某种情况做出反应的能力。根据这一定义,所有人都是自由的。本质的自由是人类生存的一个基本条件。我们永远都能以我们选择的方式对情况做出反应。面对谋财害命的持枪劫匪,我们有很多选择:把钱给他、袭击他、试图逃跑、大声喊叫、寻求帮助,等等。我们所不能选择的是,让劫匪不要出现在那里袭击我们。另一件我们无法选择的事情是我们的策略是否能成功。本质的人类自由是无条件的,因为面对自身处境,我们可以选择采取自认为最佳的行动。

  我们永远都拥有选择自己行为的自由,甚至拥有选择否认自己享有这种自由并自觉不自由的自由。以工程经理南希为例,在我为工程部和销售部主持的一次会议上,老板“逼”她来开会,所以她觉得自己受到了老板的迫害。我问她为什么来开会,她回答说:“因为老板派我来的。”确实是老板让她来开会的,但事实并不尽然。她也确实选择了接受老板的要求。南希的解释令她感到气愤和无奈。她人在开会,心却飘到了别处。我礼貌地向她提出了质疑,问她老板让她来开会的时候,她难道没有同意吗?言下之意显然是,她本可以违背老板的要求选择不来开会。

  “不行,我不能违抗老板的要求不来开会。我会丢掉工作的。”南希辩解道。

  我指出,她可以不来开会,却选择了来开会,因为拒绝老板要求的后果要比接受要求的后果严重。

  “好吧,一个意思,”她说,“只是用词不同而已。”

  不只是用词不同,要想掌握主动权,南希就不能再否认自己的自由。她一旦意识到自己可以自由选择对老板的反应(但无法摆脱老板的权威),就可以尝试和老板交涉,不来开会,或者假如会议令她太过反感,她就算交涉不成功也可以冒险拒绝老板的要求。这可能会造成不利的后果:如果老板炒掉南希,她无法选择保住工作,但为了抗议被派去开会而主动辞职,也是一种选择(尽管想必算不上是最理想的选择)。自由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承担后果,而是指在面对某种情况时拥有选择以最符合自己价值观的方式做出反应的能力。

  无条件的自由是参与者的秘密武器。参与者明白所有结果都是某种挑战与其做出反应的能力相互作用的后果—我们所谓的反应能力。如果挑战大于其反应能力,结果就是消极的,是失败。如果其反应能力大于挑战,结果就是积极的,是成功。因此,她可以通过提高自己的反应能力或降低所面临的挑战难度来增加自己的成功机会。在挑战超出其控制范围的情况下,将成功寄望于运气是很冒险的主意—参与者不会愿意冒这样的风险。(另一方面,受害者却假设别人和宇宙的力量都应该遵循她的意志。)

  参与者总是将自己形容为问题的重要部分。她愿意承担责任,因为这样她才能取得主导权。掌握主导权的解释能让她了解她对情况的形成起了什么样的作用,然后寻找改进之道。一旦她明白了自己的哪些作为或不作为导致了问题的形成,她便会了解到她能采取或避免什么行动,来防止重蹈覆辙。

  让我们回到埃斯特班和他的排期问题。

  “好吧,”他不情愿地同意道,“假设确实是我的问题。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首先,你需要了解你对问题的形成起了什么作用。”我回答道。

  “什么?”他脱口而出,“这太过分了!我没有做错任何事。犯错的是他们。为什么你要让我承担过失?”

  “我没有让你承担过失,埃斯特班,我想让你找出你在问题当中起到的作用。”

  “这是为什么呢?”他问道。

  我说:“有三个原因:首先,这能帮助你设法参与问题的解决;其次,这能让你以非对抗的方式与人力部门的人开始对话;最后,这能让你避免未来重蹈覆辙。”

  “好吧,”埃斯特班同意道,“我们来试试。”

  询问一番后,我们确认了埃斯特班对问题形成起到的作用正如他所言,就是他没有做任何事。具体而言,他没有告诉人力部门,二月是他最忙的月份,他需要所有手下都在岗。这不是犯错,只是有待改进的地方。我们同意下一步他最好去和人力部门谈一谈,劝他们修改现在的日程表。我会在第五章详细阐述如何处理这种谈话,但在此,让我来为你们预演一下。

  我让埃斯特班进行一次换位角色扮演。

  “你扮演人力部门的人,我来扮演你,”我指示道,“依照你最佳的判断来即兴发挥。不要让他比你以为的好相处,也不要让他成了大恶人。我会依照我的判断来扮演你。如果你觉得我说了什么你不会由衷说出口的话,打断我,告诉我,好吗?那么,你的对头叫什么名字?”

  埃斯特班讥笑道:“噢,演坏蛋肯定很有意思。叫我里克吧。”

  埃斯特班(弗雷德):“嗨,里克,我想跟你谈一谈假期安排。你现在有时间吗?这事儿有点急。”

  里克(埃斯特班):“不好意思,埃斯特班,假期安排已经定了,我们改不了了。”

  埃斯特班(弗雷德):“实际上,这只是我想跟你谈的其中一件事,但不止这一件。你要是能抽空几分钟,我会感激不尽的。”

  里克(埃斯特班):“好吧,现在谈吧。”

  埃斯特班(弗雷德):“谢谢。我想请你帮个忙。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所以你不知道,二月是我的部门最忙的月份—我们主要往北半球发货。按照目前的假期安排,我到时人手会严重不足。不知我们有没有办法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里克(埃斯特班):“这个啊,可别怪我!这是你的问题。”

  埃斯特班(弗雷德):“正是,这是我的问题,而我在请你帮忙。我明白你不知道这点,因为我没有告诉你。”

  “等等!”埃斯特班本人插话道,“他可以问啊!你这是在让我把问题都揽在自己身上。在这种情况中,里克也有一定的‘反应能力’,不是吗?”

  “当然,但在这种时候,我认为把重点放在这点上毫无用处。我承担百分百的责任并不意味着他不需要百分百地承担他自己的责任。每个人都需要负全责。你本可以告诉里克,却没有,这一点你有异议吗?”

  “没有。”

  “好吧,那我们继续。”

  埃斯特班(弗雷德):“正是,这是我的问题,而我在请你帮忙。我明白你不知道这点,因为我没有告诉你。”

  里克(埃斯特班):“你应该告诉我的。”

  埃斯特班(弗雷德):“没错,我要是告诉过你,情况会好很多,但我没有。所以,现在我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而且需要你帮忙。你是否能帮我通融一下呢?”

  里克(埃斯特班):“如果改排期,我们会收到很多投诉。老板可不喜欢这样。”

  埃斯特班(弗雷德):“看看我有没有理解对。你可以更改我部门的假期安排,但你担心如果有人投诉,老板会找你麻烦。是这样吗?”

  里克(埃斯特班):“你说得对。”

  埃斯特班(弗雷德):“我明白这对你确实是个问题。但如果我能保证我部门里的人不会投诉呢?他们也对排期不满,想在繁忙的月份里工作。”

  里克(埃斯特班):“你能书面承诺吗?”

  埃斯特班(弗雷德):“当然。我发给你一份有部门所有人员签名的备忘录,上面会解释二月是我们最忙的月份,希望你更改假期安排,让所有人在岗,怎么样?”

  里克(埃斯特班):“我觉得可以。”

  埃斯特班(弗雷德):“谢谢,里克,你帮了大忙了!”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这点的?”埃斯特班惊讶地说,“你让我想帮你!”

  “我不能让你做任何事,你也不能让里克做任何事。但我可以用很有说服力的方式提出请求。我用了几种技巧,但关键的一步是不再将问题归咎于你(里克),而是侧重于我起到的作用,这削弱了你的抗拒心理。然后,我请你帮忙的时候,你就更愿意和我探讨解决方式了。”

  “不错,但如果里克还是拒绝修改排期呢?”埃斯特班补充道。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问道。

  埃斯特班笑着回答说:“我不知道,因为他是个浑蛋!”

  我向他提出质疑:“他会说他不想修改排期,因为他是个浑蛋吗?”

  “当然不会。”

  “那么你以为他会说什么?”

  埃斯特班回答道:“他可能会说政策已经就位,就算我的人都请求改变假期安排,他现在也无权修改了。”

  “那我会请里克让你和有权破例的人谈一谈。这不仅是为了你的利益考虑,也是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你可以提出很充分的理由。”

  “好了,弗雷德,”埃斯特班有点恼火地说,“你知道我的意思。如果他就是不能修改该死的排期,怎么办?”

  “好吧,仅仅为了论证起见,假设确实有无法克服的障碍。这会很奇怪,因为商业领域内不容商量的东西很少,但至少这个问题下一年度不会再出现了。你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二月对你的部门来说并不适合休假。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用尽了办法,还是无法更改排期,那在这一情况的处理中,你已经尽力而为了,也尽量减少了内心的愤恨。然后,当你对镜自省,你会感到自豪,因为你在尊重自己价值观的情况下,已经尽力了。”

  在任何情况下,参与者都会根据自己的价值观尽力而为。参与者有安全感,但不是因为她天真地相信一切都会船到桥头自会直。她感到安心是因为她知道,不论是何挑战,她都具备无条件的反应能力。她或许无法获得理想的结果,但她面对考验,却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事。她无懈可击的工作会带来快乐、自由和尊严。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