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经济学是否为科学?

2018年11月01日 09:23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弗里德曼在1985年3月21日应美国得克萨斯州三一大学(Trinity University)邀请,讲述其走上经济学术的心路历程,在表明其怀疑“诺贝尔奖是否有什么正面效果”时,特别就默达尔对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攻击提出驳斥。弗里德曼说经济学家既是社会的一员,又是科学家,他们并没有把百分之百的生命投注在纯科学工作上,但物理学家和化学家也是一样。 

  基本上,经济学所具有的科学成分,和物理学、化学及其他自然科学的科学成分,在性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物理学家可以在受到控制的实验室操作,而经济学家则不能,但是光凭这一点,仍不足以否认经济学的科学性。举例来说,大气科学是一门公认的科学,但几乎不可能进行受到控制的实验,在许多其他的科学领域也都有类似的限制。经济学家固然不太可能执行可控的实验(然而仍有些是可能的,也已经在做了),但是不可控的经验,经常会产生近似可控实验的资料。 

  弗里德曼举统一前的东、西德为例,比较不同的经济制度,指出其系可控实验的优良例子。这两个国家以前是同一个国家,人民背景、文化、遗传基因皆相同,但却因为意外的战争而分裂为两部分。在柏林围墙的一边,是相对自由的经济体制,而另一边则是集体主义的社会。类似这样的可控实验,也见之于世界其他地方的对照。 

  弗里德曼进一步认为,所谓的可控实验,也并非可以百分之百控制。两种不同的状况之间,可能存在着无数的差异,想要将之完全掌握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不相信在所谓的可控实验与不可控实验之间,原理上存有任何差异;同样地,不论是在物理学还是经济学的领域,进行科学工作的可能性,也应该是不分轩轾的。我们有必要清楚区分一个人在科学研究领域所做的事,和他身为一个公民所做的事。这样的观念,在物理领域的重要性,并不亚于经济学。 

  弗里德曼再以星球大战计划这个热门的争论议题为例,指出有些物理学家声明反对星球大战计划,但却有另一批物理学家支持这项计划。很明显,这些不同的声明所反映的,不仅仅是已获大家认同的科学知识,绝大部分反而是这些物理学家的个人价值观,以及对政治事件的判断等等。要评判他们在科学上的能力或贡献,凭借的不该是这些声明,而应该是他们在科学上的工作。弗里德曼强调,这种做法也适用于经济学。 

  其实,弗里德曼认定经济学是一种“实证科学”,早在1974年左右,一篇名为《芝加哥学派》的文章已如此强调,而且将之列为芝加哥经济学派的第一种特色。弗里德曼说,经济学作为一种实证科学,是经由应用、检验、改进这三个过程,不断地循环而成,是典型的实证科学。弗里德曼之所以强调这一个特点,尚有两个重要理由: 一是此系芝加哥学派与奥地利学派的重大差别所在;第二个理由是经济学能够成为实证科学,才能使其在社会科学中享有后冠,也才使经济学从1969年开始,被列为诺贝尔奖的颁授对象,因为唯有能够实证,才可拿出证据来赞同或反对某些政策,也才使经济学与现实生活拥有密切关系。 

  讲到这里,我的脑海里自然地浮现出芝加哥学派的另一位当代重要人物,他是1991年11月去世的斯蒂格勒(G. J. Stigler, 1911—1991)教授,他也是198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