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经济
巴黎时装周
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零边际成本社会:中国的物联网时代和共享经济

2018年06月25日 06:43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一种新的经济体系正在登上世界舞台。协同共享伴随着市场经济蓬勃发展,并开始改变我们组织经济生活的方式,它极大地缩小了收入差距,使全球经济民主化,并在21世纪上半叶创造了一个在生态上更具可持续性的社会。

  零边际成本社会来临

  每一种伟大的经济范式都要具备三个要素——通信媒介、能源、运输系统。每个要素都与其余要素互动,三者成为一个整体。如果没有通信,我们就无法管理经济活动;没有能源,我们就不能生成信息或传输动力;没有物流和运输,我们就不能在整个价值链中进行经济活动。总之,这三种运作系统构成了经济学家所说的通用技术平台。

  19世纪,蒸汽机、大规模印刷和电报技术出现了,随着大规模铁路系统中的机车被联网到无缝通用技术平台,又依靠储量丰富的煤炭资源,第一次工业革命得以发生。英国因此一跃成为世界霸主。20世纪,集中供电、电话、广播和电视、廉价石油、国家道路系统中的内燃机车相互融合,这些共同完成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建设,确立了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

  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基础设施为通讯、发电、物流和运输改善加推波助澜,使这些领域内在速度和容量上都有所提升,同时增加了经济活动潜在的商业影响力,使商业生活走出小区域,走向全州市场、全国市场,乃至全世界市场。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提高了生产效率,大大降低了能源生产、产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更廉价的能源、产品和服务大大刺激了消费者需求,使就业率激增,从而提高了亿万人的生活水平。

  如今,在市场经济的各领域重,一种新的经济范式正在演变,这种新经济范式可能进一步降低边际成本,使之接近于零。这让许多商品和服务近乎免费,更加多样化,并能够在协同共享上分享。在过去10年里,亿万消费者转变为互联网产消者,开始在网上以接近免费的方式制作和分享音乐、视频、新闻和知识,这就削弱了音乐业、影视业、报业、杂志业和图书出版业的收入。因而,零边际成本现象在整个信息商品产业中铺就了一条“毁灭之路”

  。

  物联网时代

  今天,从虚拟世界中的软件和电子商品到现实世界中的实体商品,零边际成本现象随处可见。无处不在的通信网络正在与初期的可再生能源互联网、处于萌芽状态的自动化物流和交通运输网络相连接,以此扩大全球影响力,从而建立一个分布式的神经网络——这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超级物联网涵盖范围更广,其目的是在这个担当全球大脑的、不可分割的智能网络的整个经济链中,将所有事物与所有人联系在一起。目前,已有120亿个传感器安装在自然资源、道路系统、仓库、车辆、工厂生产线、电网、零售商店、办公室和家庭中,不断将大数据输送到通信网络、能源互联网和物流互联网。思科公司预测,到2020年,将有超过500亿个传感器连接到物联网。最近的另一项预测则估计,到2030年,将有超过100万亿个传感器连接到物联网。

  企业和产消者将实现与物联网相连接,并使用大数据和分析方法来开发预测算法,这种算法可以提高工作效率,提高生产力,减少能源和其他资源的使用。在现实世界中,它可以将许多实物的生产和销售边际成本降低到接近于零,使零售价格接近免费,从而不再受到市场力量的约束。

  物联网平台具有分布式、点对点的性质,这使由社会企业和个人组成的数百万小型参与者集合成对等网络,形成全球性协同共享系统,构建横向规模经济,从而淘汰垂直整合价值链中多余的中间人,最终使过去让边际成本居高不下的利润暴跌。在未来的时代,每个人都变成了产消者,可以更直接地在物联网上生产并相互分享能源和实物,这种方式的边际成本接近于零,近乎免费,这与我们已经开始在互联网上进行的制造和分享信息产品的行为相似。

  在数字经济中,社会资本和金融资本同样重要,使用权胜过了所有权,可持续性取代消费主义,合作压倒了竞争,资本主义市场中的部分“交换价值”被协同共享中的“共享价值”取代。在经济活动组织和测量的特定方式下进行的基本技术改革意味着经济实力流少数人到多数人的流动以及经济生活的民主化。

  共享经济的崛起

  今天,随着新互联网企业的蓬勃发展,协同共享的共享经济在中国呈指数级增长。当得知阿里巴巴这家曾经对西方网民来说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准备于2014年9月在华尔街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时,美国等许多国家都吓了一跳。在这次公开募股中,阿里巴巴计划筹得超过200亿美元的资金,这样,这家互联网巨头的市价将会超过1870亿美元,这就超过了亚马逊公司和eBay公司的市价,几乎相当于Facebook的市价。

  年轻一代的中国人正从消费者转变为产消者,他们在新兴的协同共享机制中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制作和共享音乐、视频、新闻、知识、汽车、房屋、工具、3D打印产品,他们很快还会生产和分享可再生能源。

  在未来几年里,中国的汽车共享将逐渐超越欧美国家。康迪技术公司的电动汽车共享服务将汽车共享业务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合作水平。2012年,该公司与汽车制造商吉利公司合作,并与杭州市签订协议,在该市打造750个多层车库,停放10万辆康迪电动汽车。车库采用自动贩卖机式管理,为需要租车的任何人提供快速渠道。我们可以看到,汽车共享服务在杭州非常流行,并且已经传播到了上海、山东、海南等地。

  在过去几年里,房屋共享服务在中国也如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发展。途家网是两年前成立的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它提供了8万套短租公寓和房屋的信息。途家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能超越全球性大型连锁酒店,是因为它们能够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将成千上万名公寓住户和业主与数百万的潜在住客连接到一起。反过来,公寓住户和业主之所以能将他们的房间以远低于传统酒店的价格出租,是因为这些房间的固定成本已经收回。由于日常管理费用和运营成本巨大,连锁酒店根本无法与边际成本趋近于零的廉价短期租赁服务相竞争。

  大规模经济转型

  协同共享有大规模削弱传统资本主义市场的潜力,其速度比很多经济学家预计的要快得多,因为其效率高达10%。《新资本主义宣言》(TheNewCapitalistManifesto)的作者和《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BusinessReview)的特约撰稿人乌玛尔·哈克(UmairHaque)认为,在买入门槛更低的情况下,协同经济具有“致命的破坏性”,因为它能够在许多经济领域削弱本就已经严重不足的利润空间。他写道:

  如果被正式称为消费者的人们的消费减少10%,而对等共享增加10%,那么,传统企业的利润率就将受到更为严重的影响……也就是说,某些行业必须转型,否则就会被淘汰。

  2014年,尼尔森公司在60个国家对3万名网民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亚太国家被认为是最可能愿意参与共享经济的国家。在公众对共享产品和服务的接受度上,中国排名世界第一,接受比例高达94%,中国人热切盼望协同共享经济的到来。

  我们开始见证混合经济在发展中国家的出现,即一部分是资本主义市场,一部分是协同共享。这两种经济体系通常相辅相成,有时又相互竞争。它们在彼此的领域寻求协同性,这样,它们就能够相互提升价值,互利互惠。在其他时候,它们激烈竞争,都想吸收或取代对方。然而,资本主义市场早已成熟,而协同共享则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新体系。

  随着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构建,中国向零边际成本社会的推进将确保其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中的领袖地位,带领世界进入一个更公平、更可持续、更繁荣的后碳生态文明。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摘自中信出版社《零边际成本社会》)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