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经济
巴黎时装周
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雅活:对更美好生活的一片赤诚

2018年03月13日 06:58   来源:北京日报   

  周华诚

  我常常想,我们现在的人,大概算是活得粗糙而潦草的。我们身处在一个被绑架的时代。

  好不容易和朋友见面吃个饭,坐下来却各自摸出一个手机,你刷你的朋友圈,我刷我的朋友圈。朋友在面前,却被忽略了。我们是被手机绑架了。

  我们也被效率绑架了。从前的人,送别是怎么送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朋友坐船远去,你就站在岸边,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就这么一直挥手相送。现在人快呀,效率很高,飞机高铁,一下子就到了目的地。然而失去了一路的风景,失去了对过程的体验与细细品赏。

  我们还被所谓的成功学绑架了。我们很多人的生活,目标很明确,就是为了赚钱、买房、买车,或者获得更高的职位。这些要吗,当然要。但它是生活最重要的目标吗?恐怕不是。

  现在,当我们说要“慢”下来,要重新找回那些已经失去的东西,是不是意味着就要把手机丢进马桶,并且回到骑马寄信的年代?是不是要离开温暖的住宅,重新住进茅草屋里去?

  显然不是这样。我们想要找回来的其实是我们的心灵对美的感受能力。

  我们今天说到“文艺”这个词都有点不好意思,似乎会被人嘲笑。其实文艺一直是中国人最基本和日常的生活方式。比如下雪了,古人怎么玩?在杭州,大雪三日,张岱就雇一只小船,带着火炉,坐船去湖心亭看雪。坐在雪地里,煮酒赏景。“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他也不孤单,还能遇到同样雅好的人。

  一夜大雪,窗外月白,住在绍兴的王子猷想起了远方的老朋友戴安道。戴安道住在剡县,于是王子猷乘船,船夫奋力划了一个晚上,快天亮时终于要到朋友家了,王子猷却突然决定返程。船夫不解,问他,他答道,我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还是在雪天,《红楼梦》里的妙玉把梅花瓣上的白雪收集起来,储在一个坛子里,在地下埋三年,再拿出来泡茶喝。也有人是把未开的梅花花骨朵采摘下来,用盐渍好,到了夏天再拿出来泡水,梅花会在沸水作用下缓缓开放,栩栩如生。这都是多么风雅的事。

  古人有九雅,焚香、品茗、听雨、赏雪、候月、酌酒、莳花、寻幽、抚琴。这都是生活美学。我们今天的人,为什么体会不到这些缓慢的生活方式的美好了呢?是不是我们的生活节奏太快,让我们忽略了这些“毫无用处”的事情?

  我策划主编并推出“雅活”书系,其实正是想让大家放慢脚步,关注生活本身的诗意与美好。美是什么东西?从雅活书系里,或许能找到一些答案。这里有对大自然的热爱与观察,从而体悟生命境界的——《飞鸟物语》《草木滋味》;有对过去时光的回忆与打捞,呈现中国式生活方式的——《乡间游戏》《慢走啊,小时光》《手艺》;有对古人生活方式及生命、精神状态的追寻与探索——《古画之美》《古珠之美》;有对当下生活与文艺的热爱,并把二者结合起来——《穿越电影的美味人生》《带我走吧》;还有专注于当下日常生活状态,并从中挖掘诗意,呈现其动人一面的——《日常》《一切幸福,不过恰好》《我对你的爱,小心翼翼》……2018年,还会有更多的好书面世。

  这些书,并不是“雅活”的标准答案,而只是对“雅活”的一种理解,一个实践。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丰富多彩,我们不该忽略了生活当中的美好。“雅活”书系的出发点,正是启发大家,打开自己的内心,打开心灵感受器,去认识、去发现、去创造生活的美好。“雅活”书系受到了各界读者的关注和喜爱,上市一年,纷纷加印,很多书店也把它们放在显眼的位置。这是否也说明,“雅活”切中了社会大众的内心需求,契合了读者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努力与热情?

  “雅活”书系中《我对你的爱,小心翼翼》的作者彭治国说:“雅活,就是要有情趣吧。”他举例,梁启超说过一句话,以为凡人必须常常生活于趣味之中,生活才有价值;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么,生活便成沙漠。五代十国有个国王叫钱镠,他其实是大盐商、大军阀,是个粗人,但他给妻子写情书,情书九个字: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田埂上,山花烂漫,野草杂生,“春天来了,大自然真美好,我真想和你一起远足和踏青,欣赏大自然美景。”他也是一个雅活的人。

  “雅活”书系有一句口号,“有文艺的生活,有生活的文艺”。如果生活没有文艺,那生活就是干枯的;如果文艺没有生活,那它是缺乏根基的,飘在空中的,也失去了文艺的意义。是的,“雅活”并不是只有精致、风雅、小资情调,而是从内心对于更美好生活的一片赤诚。列夫·托尔斯泰在晚年的时候感叹:“风雅的人是真正的生活之王。”这样素朴的道理,愿我们今天的人都能记着。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