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人民想让钱变得轻盈起来

2018年03月09日 07:01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盘活: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王千马著 现代出版社出版

■邱向峰

  如果说要想理解今日中国的由来,必须要读懂中国经济的变革;那么可以这么说,要想读懂中国经济的变革,就必须要了解中国民间金融的生长。《盘活》一书就记录了中国民间金融百年跌宕成长的历史。

  该书重点选取山西票号、安徽典当、宁波钱庄、广东十三行、民国时期的“南三北四”等民间金融代表,并延续到当今互联网金融,除了以时间脉络梳理中国民间金融的得失外,还将其放在更广阔的空间加以考量,与欧洲进行横向比较,更清晰地让人们了解中国民间金融曾有的光荣与梦想、失落和忧伤。当中国在往“小国寡民”的权重之路上渐行渐远时,欧洲却在努力地走出中世纪的黑暗统治,迎来属于自己的自由市场以及制度化的财产权。

  中国民间金融到明清时期出现了钱庄、票号,形成了中国金融业的第一个高峰。从二十世纪初到抗战爆发前,中国民间金融在各种政治夹缝中实现了突围,迎来了难得的春天。它们在牟利的同时,坚守信誉,积极服务民众,扶持实体经济,力促民族工商业发展,联手对抗外来金融霸权,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中国民间金融虽攀上几次高峰,但每次都像绚丽的花火,转瞬即逝,让人来不及仔细观看它的面容。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主要是权重导致了自由市场和制度化财产权的缺失,而这让民间金融没有机会也没有心气得以充分发展,反过来又导致金融市场缺少由下而上的支持,最终被西方完美“倒转”。可以说,中国民间金融发展进程中的主要矛盾,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让钱变得更轻盈的愿望,和国家不断加持的权力之间的矛盾。

  纵览历史,人民一直在追求让钱变得轻盈起来,这种追求贯穿了民间金融发展史,成为民间金融发展的原动力。当人民能更方便、更快捷、更安全、更少交易成本地获取资金,用于生活,或者各种行业的扩大再生产,社会才会更安宁,中国的商品经济才能得以进一步发展,而民间活力也因此得到提振。

  与西方不同的是,传统儒家曾塑造了中国民间金融的精气神。儒家为中国人所塑造的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勇这一主流价值观,给民间金融发展提供了一种规范,使其在逐利的同时,有比较明确的内心的自我约束。得益于这种主流价值观和自身商业行为的嫁接,中国民间金融滋生出独特于西方的“儒商伦理”。但是,当“商”在权重的枷锁下逐渐解放出来并突飞猛进时,“儒”却不见了。随之不见的,是对义大于利的支持,是对诚信与道德的坚守……这值得我们深思。

  人民想让钱变得轻盈起来,从来就不曾一帆风顺。正是儒商伦理在市场经济面前的失守,在很大方面为中国民间金融在压抑多年之后的反弹,制造了“非理性繁荣”,让中国民间金融逐渐由主体走向边缘,由地上转入地下。如何保证民间金融摒弃市场非理性,继而健康发展,既要有国富论,也要有道德情操论,具体对于中国民间金融而言,即如何将儒商伦理现代化,是值得反思与研究的课题。

  作者通过分析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史,鲜明指出,不给民间金融一个自由、平等、开放的空间,不建立一个“融富于民”的金融机制,人民手中的钱依旧没有“出口”,中国正蓬勃发展的民营经济也很难找到融资的通道,这必将影响改革开放的继续推行。尤其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面对非理性的存在,更需重构钱轻与权重之间的关系。所以,作者提出中国民间金融需要重新站立起来,并取得重大进展,当不成一条体量巨大的鲸鱼,当一条鲇鱼同样光荣。让国家从藏富于民积极发展为融富于民,才是中国民间金融的希望与春天。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