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里的公司人智慧:零距离管理模式的倒掉

2014年04月15日 10:27    来源: 中国经济网    

《圈子·段子之职场金庸:金庸小说里的公司人智慧》 作 者:沈威风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张无忌是金庸笔下第二个接近理想的男主角。第一个理想男主角是金庸第一部武侠作品中的陈家洛,他相貌英俊,文武双全,身负家国深仇,一心为国为民为汉家天下奔走,却又深情无限。偏偏这样的男主角遭到后来许多读者的诟病,觉得陈家洛实在不是一条汉子,对事业对爱情全都拎不清,害了自己毁了别人,算不得英雄好汉。看来想把一个人写得太完美太理想,还不如保留缺陷,来点性格,才比较讨读者的欢心。 

  金庸毕竟是大家,所以很快意识到,一个完美的男主角其实不靠谱,效果反而不好。于是他后来的作品里,文武全能的人物不少,但是男主角是文武全才的实在不多,段誉虽然算得上文武全才,但是他脑子少根筋似的,傻气直冒,和玉树临风玉面小飞龙形象的陈家洛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其他的,多是没什么文化的粗汉。许是这种路数写得多了,金大侠一时技痒,偶尔露峥嵘,写到《倚天屠龙记》的时候,一不小心,又把男主角写成了一个这样的完美形象。张无忌文化程度不算太高,写字也丑,在这一点上很对不住他身为著名书法家的父亲张翠山。不过,他不会背诗词歌赋,没有文学修养,却有专业。他懂医术,把神医胡青牛的全部功夫都学到手了。他还懂下毒、解毒,学了一本《王难姑毒经》,天下多难多古怪的毒,也难不倒他。从这一点来看,他文武双全的水平,比陈家洛更进了一步。

  可惜的是,张无忌是一个比陈家洛更不遭人待见的男一号。陈家洛在爱情上的失意是来自误会,政治上的失意是输给了乾隆,也算是输得其所。但是张无忌空负一身神功,性格却优柔寡断,遇到大事小事,基本全无主意,一生唯他人之意是从,被赵敏和周芷若两个姑娘玩弄在股掌之上,丢了中国男人的面子。

  明教重新发扬光大,号令武林,张无忌居功至伟,但是仔细看张无忌在明教中的所作所为,套句时下流行的话说,张无忌也不是一个好领导。

  张无忌勉勉强强、推推让让地做了明教教主之后,知道自己才识俱无,处分大事未必妥当,所以事事都与杨逍、外公殷天正等人商量。这种情况其实一直延续到这篇小说结束,张无忌的管理才能都没有什么进步,杨逍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后来爱上了赵敏,自然就是媳妇说什么他做什么。除了该出头打人的时候露几手神功,大凡需要智力思考判断的事情他几乎都做不来。脑子不如别人好使,也怪不得他,能任用能人,把教务管理得井井有条,也算张无忌一个人事上的功劳。但是总的来说,张无忌管理明教,不是以才干管理,而是讲德行,靠个人的魅力举止把教友们集中在他的周围。这个做法适合民营企业小老板,但是对管理明教这样以夺天下为大志的大组织来说,就有些儿戏了。

  前面说过,张无忌“中学为体”,十分宽厚仁慈,但是以德报怨得太过了,未免赏罚不分,难以服众。所谓以德报怨,何以报直?当日光明顶一战,名门正派杀了无数明教教徒,张无忌带着幸存者从地道里冲出来,亲自指挥明教的人如砍瓜切菜一般杀了无数正派人士,死伤无数,停下手来,他便对手下说,“本教和中原各大门派结怨已深,双方门人弟子、亲戚好友,都是互有杀伤。此后咱们既往不咎,前愆尽释,不再去和各门派寻仇。”张无忌和正邪两派都有渊源,都是亲戚,这事自然说起来容易,但是底下众人听了,心头都是气愤不平,良久无人答话。

  他不替名门正派报仇,也不替明教死难者报仇,算是大家揭过这场过节,两不相欠,也就算了。但是后来制造事端,想挑起明教与武林门派争斗的赵敏一干人,做了那么多恶事,他因为爱上了赵敏,也过往不究了。害死他父母的罪魁祸首,赵敏手下那帮投靠了蒙古的高手,后来落在了张无忌手里,他也统统一句“以德报怨”,就算了。周芷若几乎害了他表妹,害了他义父,害了他的心上人,他最后见周芷若怕得厉害,心也立刻软了,当然他从来就没有起过要杀周芷若的心。就算大仁大义的老一辈代表郭靖,见了杀害自己父亲的段正德,也会分外眼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结束了那小子的性命。张无忌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棉花也没有这般柔软吧。

  张无忌不为别人报仇,到最后竟然心软到连伤害自己性命的人,也轻轻放过,不施惩戒。朱元璋见明教日益做大,担心自己行军打仗打下来的天下,日后被张无忌坐了天下,心有不甘。于是朱元璋不顾年轻时候和张无忌的情分,给他施了迷药,待张无忌醒了过来,就和徐达、常遇春在帐外说话,诱得张无忌以为徐达和常遇春没义气,为了富贵要加害于他,于是张无忌心灰意冷,自己走了。张无忌明知道朱元璋有了二心,又以为徐达和常遇春是小人,对不起自己,却忍气吞声咽下了这口气,真是个奇迹。他已经将《武穆遗书》传给了徐达,如今见徐达这般忘恩负义,就该立刻暴起,出去取了那厮的性命才是,否则不要说不符合他事事为人民着想、大仁大义的性格,简直对不起这部久经磨难终于传到他手上的《武穆遗书》。

  结果张无忌这一走,明教落到了朱元璋手里。朱元璋登基之后,下令严禁明教,将教中曾立大功的兄弟尽加杀戮。朱元璋刻薄寡恩,多疑善变,登基之后大杀功臣,他后世子孙也没几个像样的,终于成就了明朝这一中国历史上最昏庸、最混乱的朝代。中国长达二百七十年的明朝苦难历史,说起来这笔账都要算到张无忌头上。可见一个领导光会施恩,不懂报仇,祸害更大。

  朱元璋的奸计得逞,全在于他对张无忌性格弱点的了解。这里就要说到张无忌管理明教的第二个大漏洞,那就是领导不像一个领导,和手下称兄道弟,培养兄弟情谊,组织内部除了公开的关系之外,私交更是错综复杂。这实在是管理学上的一大忌。

  张无忌手下仰仗的人,有他的外公、舅舅、义父,杨逍的女儿杨不悔和他情同兄妹,嫁给了殷梨亭之后更成了他的婶子,常遇春和徐达是他的兄弟,他行事的主意都是媳妇赵敏出的。私交广的好处是明教成了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缺点就是这个最高层的领导和中层之间没有了距离,没有了章法,没有了神秘感,也就没有了权威。

  领导不能像张无忌这样,性格浅薄到被人一眼就能看穿,什么人都能算计到他。许多人都怪自己的领导变幻无常,一时优柔寡断,一时又坚忍不拔,无坚不摧,让人摸不清他究竟在想什么。其实这才是正确的领导形象。

  意大利政治学家马基亚维利在《君主论》里,曾经惊世骇俗地揭露了政治的真相,给统治者提出了许多一针见血的意见。他不止一次地提到,君主应该通过种种手段,甚至包括表面上的装腔作势和耍些小手段,来获得别人的尊重、爱戴和潜在的畏惧。君主就是要躲在这个人为制造的假相后面,刻意地和臣子保持距离,并且在这个距离里游刃有余,保护自己,控制下臣。

  政治上的至理名言,我们在张无忌的问题上庸俗化一点,就是说张无忌这个教主太没有架子。在使用权力的问题上,他过多地让下属享有支配权力,而削弱了自己的权威。在私人问题上,张无忌在四个女人之间心猿意马,拿不定主意,就算最后明确了自己对赵敏的心意,对殷离和周芷若却也不是说能放手就放手的。这样的拖泥带水,一丝不漏地展示在了明教众人的眼中。张无忌自己没什么主意,对赵敏言听计从,明教群豪只要不是瞎子,也都看得出来。

  戴高乐曾经说:“没有神秘就不能有威信,因为对于一个人太熟悉了就会产生轻蔑之感。”张无忌太过平易近人,他的敌人、朋友都知道他的弱点,他的武功高到很神秘,但是他的性格一点都不神秘。不神秘带来的轻蔑之感,让张无忌注定做不了一个好领导。

  实际上,“零距离”一词在中国的流行,全赖足球女记者李响的那本同名写米卢的书。作为神奇教练,米卢在中国的盛衰非常戏剧化。由被捧上天到迅速打落地,甚至一度成为笑柄,也就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带领中国足球队首次踏足世界杯决赛圈之后,米卢的威望极高,但是他那个“零距离”的管理办法,却把自己害了。因为,那时候,由于和女记者的“零距离”,米卢的选择球员乃至派兵布阵,大家都能由女记者的笔下提前知道,甚至连米卢喜欢的那个球员有什么怪僻,通通都是报纸上的头版大字报道。大家也知道了米卢是在“东方出现了鱼肚白”之后才“进入梦乡”,也能够猜得出来米卢又会为哪些公司站台为哪些产品代言。不久,底牌都在报纸上的米卢,被足球媒体群起攻之,不被重用的队员们自然也没有好话说他,连中国足协也开始下令限制米卢的商业活动。已经被公众视为贪婪和偏私的主教练,权威扫地,加上中国足球队一贯的不争气,米卢神话走到了尽头。

  无独有偶,倒在“零距离”管理模式上的,不仅有米卢,还有一度是米卢大老板的阎掌门。2000年上任之初,阎掌门激情澎湃,侃侃而谈,他提出的“人民足球”等口号鼓舞人心,提出组建中超联赛,也见魄力。虽然他身边没有零距离的名记,但是,阎掌门在中国足球界的喧闹气氛下,很快就声音越来越大,说得越来越多。只可惜,中国从来是说事容易办事难。他的很多豪言壮语发出去了,媒体也造足了舆论,然而实际的效果却很不怎么样。无论是打击假球、黑哨,还是中超联赛的举行,都是虎头蛇尾。2003年的时候,阎世铎虽然高呼要新闻媒体和足协双方共同努力营造一个“团结、欢乐、拼搏、向上”的足球大家庭,他希望今后足球界逐步形成赞誉改革者、支持建设者、宽容失误者的良好氛围。不过,其后来自媒体的“阎世铎下课”的喊声络绎不绝,给他安排好的接班人也接近两位数。2005年春节后,阎世铎还是下课了。他的问题和米卢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米卢不说,他经常说。他们也有一样的地方,就是他和米卢一样,在想什么做什么,都能很快通过媒体被传播和放大开去。这样的情形下,阎掌门几乎是曝光率最多、发言最多的同级别官员,一举一动都成为了千万球迷注视的目标。

  当然,阎掌门本身有些事情也表现得比较戏剧化。国家队冲进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圈,被他声情并茂地总结为“中国足球站起来了”;对假球黑哨,阎世铎喊出的口号是“杀无赦,斩立决”;他视察了众多青少年培训基地,提出了“固本培元、调整结构”的思路;俱乐部因利益问题退出联赛,阎世铎以莎士比亚的诗歌化解:当爱情的小船被风浪打翻,让我们友好地说声再见。这些构成了他足球领导生涯中的特别点,拉近了他和社会大众的距离。

  别说他只是一个寻常的官员,就算是铁人也架不住这样难以建立威信,随时都被置疑、炮轰的巨大压力。

  实际上,很多高调的明星企业家,也是因为太多表现,太多表态,所以有点玩火。本来生意人的强项是长袖善舞,运营经商。平素经常出来在大众媒体甚至自媒体上抛头露面,对各个话题指指点点,乃是所谓的公知路线,商人不好好做生意而弄这些,就有点不务正业了。言多必失的时候,更容易引来舆论汹涌,手足无措,真真是何苦来哉。具体的名字大家心里有数,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因此,不管你是哪个圈子的人,只要是处在还能掌握一些特别资源的位置,就得谨慎从事,千万不能什么都管什么都零距离,否则一不小心陷于尴尬,事情就很难办好了。

  

(责任编辑: 石兰 )

精彩图片
话时尚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从普通到美丽的,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