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战争:谋杀 打老婆 强暴 为什么会发生?

2013年08月29日 08:58   来源:中国经济网   

    激情之罪

    谋杀,打老婆,强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有些雄性被拒绝了还想胡来。

    亲爱的塔蒂亚娜博士:

    尽管我是一只独居蜂(solitary bee),但我总是被骚扰。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一离开蜂巢,就有一群除了招人讨厌以外就什么都不会干的家伙跟着我。他们认为在我干家务活儿的时候和我调情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其实这不仅无趣,还让人生气。怎样才能让他们离我远点儿呢?


                                          ——一个总不得安宁的蜂姑娘

 

 

《性别战争》 作者:【美】奥利维娅·贾德森 中信出版社


    来自牛津

    雄性蜜蜂和雄性黄蜂是出了名的懒汉子。看看那些群居的物种,比如蜜蜂或者大黄蜂,他们居住在一个由蜂王统治的大蜂窝里。雄蜂无所事事地混日子,而他们的姐妹工蜂却做着苦工,忙着采集食物、打扫蜂巢,以及哺育后代。有时,工蜂也会奋起反抗。在造纸胡蜂(拉丁文学名为Polistes dominulus,它们用吮吸的树浆建造极薄的蜂巢)群中,辛勤的工蜂会对雄蜂玩一种“填鸭”游戏,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消遣。当一只雄蜂被选为游戏对象的时候,他会被工蜂又咬又踢,她们还把他的头部向前塞进蜂巢中的一个空蜂房。填鸭者不停地把他向蜂房里面推,而且还咬他的尾部,以防止他反抗。一般是在工蜂带着食物回到蜂巢之后,她们最喜欢找雄蜂玩“填鸭”游戏。在他好不容易把自己从蜂房里面弄出来后,食物已经分发给了蜂巢中应得到它们的成员,比如说幼蜂。

    尽管那些群居的、有着闹哄哄蜂房的蜂种,是最受欢迎的媒介,然而,绝大多数的蜜蜂和黄蜂都跟你一样,属于独居的物种。在独居的物种中,每个雌性都要生育,而且没有工蜂帮她们。但仍然存在着一些懒鬼。一般说来,雌性却是超级妈妈,她们要建筑巢穴、产卵,在孵化的时候还要为每个宝宝准备食物,而雄性则在旁边游手好闲。这样问题就来了。比如说你遇到的情况,也就是说,一只雄蜂在早上饱食了花蜜之后,他有一整天的时间无所事事,只知道追逐雌性。

    是的,真是无聊。你这个物种中的雄性真是蠢得不行,他们追逐雌性的方式竟然是直截了当。如果一只雄蜂在你飞翔的时候扑向你,很可能会把你撞到地上去。如果你被一群雄蜂追逐,你可能每三秒钟就会被撞到地上一次。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得去采集花粉和花蜜,这可真是一项高难度的工作。不过,你应该谢谢你的幸运星。在其他物种中,当游手好闲的年轻之辈成群结队四处游荡的时候,可能惹出更糟糕的麻烦。

    一只母山区野羊(mountain sheep)可能会被一群猴急的年轻公羊追逐几英里。这不仅让母羊疲惫不堪,而且还可能存在危险:为了摆脱那些公羊,她经常要跳过峭壁上的岩石。尽管如此,我敢打赌,她还是会为她是一只山区野羊而感到高兴。凯尔盖朗群岛是南极圈以北的石岛群,在其中最大的岛屿长岛上面,生活着一群被人类弃养的羊,他们在这个岛上自生自灭生活了30多年。结果呢?实际的场景让《蝇王》(Lord of the Flies)这部文学作品中描述的场景相形失色。母羊不仅会被一群公羊追逐,而且还会被他们蹂躏致死。受害者被公羊追逐,直到她无力奔跑为止,然后公羊会试图与之交配,但鲜有成功,因为一只公羊刚要行动,就会被其他的公羊给踢下来,谁也占不到便宜。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好几个小时,母羊在这个过程中受到越来越多的冲撞。如果她因精疲力竭而摔倒在地的话,公羊会对她又踢又撞,直到她爬起来为止。如果经过这番折磨她仍然活着的话,母羊的苦难将因大海燕(giant petrel)而终结。这种巨大的海鸟翅膀张开可以达到2米多的长度,他们有一个有失体面的习惯:用自己巨大的钩状喙猛啄垂死动物的肛门,直到将他们的内脏取出。

    母羊并不是唯一的倒霉蛋,雌蛙也会有这种可怕的经历。就以呱呱蛙(quacking frog)为例,这种生长在澳洲的青蛙因为雄蛙发出“呱呱”的叫声以吸引雌蛙而获此名。跟其他种类的青蛙一样,雌蛙也是在池塘产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雄蛙遇见雌蛙,就会爬上她的背,用自己的胳膊抱着她——这是一种典型的青蛙式拥抱,叫作“抱合”(amplexus)。她将卵子排在水中,他则射出精子使卵子受精。但如果她不走运,同时吸引了几只雄蛙的话,他们会互相推挤以获取最佳的姿势。最好的情况是,她的受精卵子数要减少;最糟的情况是,她有可能因他们的“抱合”而窒息。这种悲剧并不仅仅发生在呱呱蛙身上,一次吸引了几只雄蛙的雌性林蛙(wood frog)偶尔还会在追求者的群殴中掉进水里淹死。

    但我认为,淹死总比被肢解要好。在有些独居蜂和黄蜂中,雄蜂从冬眠中醒过来的时间要早于雌蜂,于是他们聚集在雌蜂藏身之处的出口。当她出来之后,雄蜂互相争斗以获得对她的独占权,在拉扯过程中,她有可能被撕得四分五裂。雌性的黄粪蝇喜欢到新鲜的牛粪上交配、产卵。如果她同时遇到几只雄蝇的话,就可能被大卸八块,或者被淹死在潮乎乎的牛粪中。或许,大卸八块比淹死在粪堆上还是要好一点。

    雌性北象海豹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在海滩上聚集,以生育、哺育幼崽儿,交媾寻欢,之后再回到海里面。体积最大的雄海豹——我说他们大是因为他们身长5米,体重超过2.5吨——拒绝让体形较小的雄海豹靠近雌性。当然,这些年轻的雄海豹并不会善罢甘休。只要他们发现一只雌海豹正要返回大海,他们就会急急忙忙地冲过去,不顾死活地与之交配。但这有可能导致雌海豹的死亡,他们于是会为了死海豹的尸体而战。夏威夷僧海豹(Hawaiian monk seal)是唯一生活在热带的海豹,也是世界上濒临灭绝的动物之一,目前,野生状态下的数量可能不足600头。最糟糕的是,对他们的最大威胁来自其他僧海豹。他们最主要的死因是成年雄性僧海豹对成年雌性僧海豹的攻击,她们经常被一群处在发情期的雄性蹂躏数小时,其间有可能被殴打致死,或者被咬得遍体鳞伤,然后鼬鲨(tiger shark)被引来,成为他们的猎食者。由于情况危急,人们不得不捕捉雄性僧海豹并对其注射禁欲药,试图使这个物种免遭灭绝的厄运。

    这听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但问题的关键是,没有任何一种暴力是蓄意的。雄性并不想伤害雌性:如果在一个雌性怀孕之前就把她弄死,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他们为什么又如此具有进攻性呢?这是一个悖论。当一群雄性四处游荡的时候,事情可能会变得很糟糕,他们会争先恐后地向路过的雌性献媚。如果雄性聚集在雌性的繁殖场,或者是少数雄性控制着很大一片繁殖区域而其他雄性只能远远地躲在一边时,情况会变得尤其糟糕。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一个雄性只是彬彬有礼地站在一边向一个姑娘脱帽致敬,那他休想获得交配的机会。如果他想和她享鱼水之欢的话,他就应该冲过去展开求欢攻势。如果他能击退其他竞争者,他就有机会使她的卵子受精。但麻烦就在于,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所以混乱产生了。如果她在他们的竞争中死去,那就太糟糕了。不过在雄性看来,这和其他人赢得了她的芳心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在雌性看来,情况明显是不同的。没有谁愿意被肢解、被淹死或被殴打致死,因为死亡将阻碍将来的繁殖。如果雌性能够预计到,即将到来的风险有可能使其丧命,或者导致严重的伤害,可以想象得到,雌性一定会进化出对策。一般来说,的确是这样。有些雌性拥有可以使自己少受骚扰、伤害或者不被谋杀的能力。如果这些能力拥有基因基础,那么这种基因在进化过程中就会得到传播。但尽管如此,当一个雌性面对几个雄性的时候,她的确没有太多自卫的手段。即使是最了不起的勇士,通常也可能寡不敌众,不能斗个几天而不休息。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雇用一个保镖。以雌性黄粪蝇为例,她们更愿意选择体积大一些的雄蝇交配,从而更有可能平安地活下来。雌性北象海豹在回到大海的途中,与她们遇到的雄海豹交配,然后在他们的护送下离开海滩,从而避免被其他雄海豹袭击的可能。水黾(water strider)是一种看起来非常雅致的昆虫,他们的腿细而长,能在池塘或者小溪的水面上滑来滑去。如果雌性水黾周围没有几只雄性水黾,而只有一只雄水黾纠缠不休的时候,雌性水黾会奋力摆脱他的纠缠。但如果有许多雄性水黾围过来,她会选择与第一只水黾交配。他的在场使得其他的雄性水黾热情大减。即使在生命没有面临危险的时候,保镖也非常有用。比如有雄性保护的雌性野鸡和鸽子,可以将时间花在觅食上,而不用时时提心吊胆,担心其他肉食动物的袭击,也不用担心其他雄性的骚扰。

    但至于说你,我忙碌的朋友,其实并不需要一名保镖保护你免受其他雄性的骚扰。在你这个物种中,雄性鬼闹的地点和时间是一定的,而且你又不是非得去这些地方不可。这就意味着,那些雄性不可能死气白赖地躲在某个你绕不过去的地方等你。所以,避开他们并不难。如果他们大批地一心守候在一片花丛附近,你就到其他的花丛中去。在你这个物种中,大多数雌性都是这么做的。

    开心一点!在有些场合,雄性喜欢扎堆的心态可以为某些雌性所利用。就比如说属于狼蜂的白痣泥蜂(拉丁文学名为Philanthus basilaris)吧。狼蜂是一种独居的黄蜂,他们捕猎其他的蜜蜂和黄蜂为食。雄狼蜂会成群结队,每一只都有一小片领土,他们追逐每只路过的雌蜂,希望能找到自己的梦中情人,因此十分惹人讨厌。这些可怜虫,他们以为自己快跟雌性上床了,却没想到他们一躺下就再也起不来了。对于那些死皮赖脸的追求者,雌蜂的报复手段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有时候,已经交配的雌性会造访雄蜂聚集的地方,她的目的不是让他们美梦成真,而是为了给自己的家人提供食物:她们把雄蜂带回蜂巢,让幼蜂在孵化出来后把他们吃掉。由于雄蜂急不可耐地想要交配,所以雌蜂很容易就能把他们骗到手。当一只雄蜂陷入这些雌性的温柔臂弯之后,就会发现自己的命运将是生不如死。他将被蜇得全身麻痹,但是却不会死——因为幼蜂喜欢新鲜肉——然后被封存在蜂巢中,直到幼虫想活生生地吃掉他。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责任编辑:石兰)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