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成就股神巴菲特的女人

2014年02月20日 11:18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从左至右:巴菲特之妻苏珊、巴菲特孙子霍华德?W?巴菲特、巴菲特长子霍华德?G?巴菲特

  选自《40次机遇:巴菲特家族的人生投资法》 By 霍华德?巴菲特 中信出版社

  在《40次机遇》中,霍华德不仅回顾了童年时代父亲的人生信条对自己的影响和不为人知的家族往事,还讲述了自己在几十年中如何进行人生投资,创造出40次机遇,建立起自己的农业帝国;以及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决世界粮食问题和环境问题,反思现存慈善模式的缺陷,寻找切实可行的方案,帮助贫困的人们找到生存的希望。同时,霍华德还作为一名出色的职业摄影师,跑遍世界各地拍摄濒危物种,如实记录了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亚非拉欠发达地区人们的生存状态。

  《40次机遇》不会告诉你如何成功,而是关于勇气、梦想和希望的故事。人生有时候是残酷的,一生中的机遇也是有限的,我们该学会如何将有限的精力和生命,投资到最擅长的领域、最值得做的事情上,只有这样,才能活出人生的精彩,创造更多的价值。

  2004年,我母亲苏珊?汤普森?巴菲特接受了查理?罗斯(Charlie Rose)的采访,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受电视采访。一些看了那个节目的人注意到了她轻微的语言障碍,猜想她可能中过风。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时,她刚从与口腔癌的斗争中恢复过来。手术之后,她开始重新学习说话,并且进步很大,但这对她而言其实很费劲。幸运的是,病痛并未让她犀利而善意的幽默有丝毫减损。记得有一次,她面带淘气的笑容,打趣地聊到我父亲,以及他俩之间的趣事:“我以为我会嫁给一个为人类做出宝贵贡献的人,比如牧师或医生,结果我嫁给了一个赚大钱的人。这跟我的初衷似乎有点儿背道而驰,但我知道他的为人,这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好了。所以,至于他会赚钱这个事嘛,我也就将就了。”

  而就在那一年晚些时候,她因为脑出血去世了。当时她和我父亲正在怀俄明州拜访他们的朋友,所以她去世时他俩是在一起的。后来,我们的朋友——也是大牌摇滚明星U2乐队里的博诺,还在她的葬礼上唱了歌。作为一个不看重金钱的女人,她在2004年《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第153位,并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价值30亿美元的股份。

  我们家族与慈善事业的紧密联系,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令记者和其他人感到无比好奇。我父亲就曾公开说过,他绝不会把财产留给自己的孩子继承。这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揣测,怀疑我们家族内部是否关系不和。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亲眼见过一些成功商业人士的孩子娇生惯养、不可一世,而他不想让自己的小孩儿也变成那样。他是个务实的人,比如说,他出资购买了一片土地,在转租给我之前,要求我出具了一份让这片土地赢利的商业计划书。他会要求计划书里出现的数字都有据可依,容不得半点儿马虎。同时,我母亲的毕生追求就是帮助别人掌握自己的命运,特别是在帮助孩子发挥出他们的潜力方面。她非常喜欢为外国交换生提供食宿,也会帮助奥马哈市的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任何形式的歧视都会让她义愤填膺。以前,她的车上贴着一张写着“好人来自各色人种”的保险杠贴纸。后来,居然有人把上面的“各色人种”几个字刮掉并写上了“白种人”,这着实吓了她一跳。

  20世纪80年代后期,我和姐弟们开始第一次做慈善,这在很大程度上与母亲对这份事业的热爱和对我们的鼓舞有关。那天,父母把我们仨叫到了一起,父亲说他准备成立一个家族基金会,我们姐弟三人每人每年可以决定10万美元的用途。当时,我们主要是资助当地的一些慈善机构,比如内布拉斯加州娱乐和公园局(Nebraska Game and Parks Board)、老大姐/老大哥项目(Big Sister/Big Brother programs)和奇卡诺人意识提前教育项目(Chicano Awareness Headstart Program)。私下里,我还给这个基金会取了个小名,叫“舍武德基金会”(Sherwood Foundation),因为它就像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和他的绿林兄弟一样伟大。

  但很快,我们就不满足于现状了。在1999年,父母决定是时候给我们一大笔钱,让我们在自己选择的慈善领域中大展手脚。苏茜、彼得和我每人获得了约2 650万美元作为我们个人基金会的启动资金。正是在那段时期,我初步涉足野生动物保护事业。不久之后,我们便买下了南非林波波地区有猎豹出没的一块地产,并出资建造了一个猎豹园和研究中心,名叫“朱巴特斯”(Jubatus)。

(责任编辑: 石兰 )

精彩图片
话时尚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从普通到美丽的,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