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决定命运:巴菲特家族的人生投资法

2014年01月22日 14:14    来源: 中国经济网    

 

《40次机遇:巴菲特家族的人生投资法》 作者:霍华德·G·巴菲特、霍华德·W·巴菲特/著 中信出版社

   德韦恩·安德烈亚斯(Dwayne Andreas)才华横溢但个头不高。所以,那天当我抬起头看到他略显笨拙地拖着一大摞有两英尺高的书刊报告走进我的办公室时,我就知道,肯定出什么事了。那是1994年,我当时还在美国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Archer-Daniels-Midland,ADM,中文简称阿丹米公司)工作。阿丹米公司拥有数十亿美元的资产,是世界上最大的玉米、大豆加工企业。而德韦恩是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一般不会自己亲自送书刊信件,而那天他把一大摞书堆在我桌上,大声说:“豪伊,阿尔打电话来了,我们要帮他摆脱麻烦,让股份公司的那些家伙接受生物多样性这件事,要快!” 

  我已经在阿丹米公司工作两年了,是董事会的成员。我肩上的担子不少,既要开拓中美洲的市场,担任阿丹米公司的官方发言人,还要负责关注公共政策。我的办公室紧挨着德韦恩的侄子——阿丹米公司的高级副总裁马蒂·安德烈亚斯(Marty Andreas)的办公室。德韦恩告诉我他想要我通读这些材料,然后写一篇专栏文章,争取在下周之前把它刊登在某个主流报刊上,随后转身就走。我知道马蒂一定听到了德韦恩刚刚和我说的话,于是我走到隔壁,问马蒂:“谁是阿尔啊?” 

  马蒂微微一笑,“美国的副总统——阿尔·戈尔。” 

  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好与第一届地球高峰会议时隔20年。那次大会在里约热内卢召开,主题是气候变化、发展与生物多样性。1992年,戈尔当时还是参议员,他在峰会上倡导生物多样性并警告气候变化的危险。两年之后,他成了美国的副总统,但仍然受到来自大企业各部门的阻挠。那时,美国参议院刚刚否决通过《生物多样性公约》(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特别是代表畜牧业游说议员的团体最为反对美国政府加入此公约,而里约热内卢会议期间及之后,已有168个国家签署了这一公约。戈尔给德韦恩打了电话,他坚信阿丹米公司以及所有的农业企业都应该支持保护生态系统。德韦恩拥有一种从纷乱局势中审时度势找出问题关键的天赋,并且以在政界友人众多而著称。他知道如何维系这些朋友。 

  现在我回过头来想,那一堆摞在我桌上的文件改变了我的一生。从事农业是我自己身体力行去应对粮食问题的方式,摄影是我的感情应对方式。但是这个项目却为我提供了一个知识框架,让我更好地理解和应对全球粮食安全问题。从那时起,我开始看到问题的全貌,了解到环境保护和农业问题彼此交织、相互联系,而这是我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的。说实话,如今的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些联系。 

  在阿丹米公司的日子 

  1982年,德文和我已经从加利福尼亚搬回奥马哈了。我开始自食其力,靠耕作和在埃塞克斯公司(Essex Corporation)工作来谋生。埃塞克斯是奥马哈市的一家多元化建筑公司。我热爱耕作,享受在埃塞克斯的工作,但我还是略感不满足,老惦记着祖父的事业。 

  我的祖父,霍华德·H·巴菲特于1943~1949年担任内布拉斯加州的国会议员,其后又在1951~1953年再度当选。他的家庭从事杂货生意,在投身政界之前,他就开始经营自己的股票经纪事业。他是一位彻底的共和党人,坚信民主至上的价值观,认为民主值得美国公民去珍惜和保护。然而让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我的父亲沃伦不仅是成功的资本家,也是位民主党人。我的父母最初都不是民主党人,但在后来的民权运动中转向支持民主党。我完全赞成公民权利,这点和我父母如出一辙,但在政治上却与我的祖父站在一边,因为我喜欢一个有智慧、精简而又仁慈的政府。无为而治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吸引着我。 

  我对政治总是很感兴趣。1988年的一天,我在看《奥马哈世界先驱报》(Omaha World Herald)的时候读到,道格拉斯县委员会10年来首次有两个职位面向社会公开竞选,而且不允许现任者参与竞选。我给德文打电话告诉她我想去竞选。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县委员会?”她问我。我不知道。 

  我给母亲打电话,让她帮我出出主意。县委员会议员所代表的选民数量很多,不比地方国会选区少多少,“你应该先去竞选教育委员会,”她说,“一步一步来,慢慢进入县委员会。” 

  虽然这个建议合情合理,但我还是觉得当选的概率不小,因为有两个空缺的席位。这个机会可遇不可求,下一次就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了。所以,我去问我的父亲:“如果一个人竞选失败了,人们会看轻他吗?” 

  “绝对不会。”他答道。 

  如果他说会,我可能就不会去竞选了。父亲的回答开启了我的政治生涯。 

  我对竞选流程不是太了解。带着几分担忧,我参加了竞选。我喜欢和人打交道,而且天性乐观、坦率直白,这点貌似也很吸引选民们。一天晚上,我本应去参加一个在奥马哈市为候选人举办的冰激凌之夜的社交晚会。这个活动是由一个大多数为民主党派人士的团体举办的。我跟父亲商量要不要费神去参加这个活动。我永远不会忘记父亲困惑不解地看着我说:“豪伊,只要你不做什么傻事,他们就会觉得你很优秀。”看着如今上演的一出出滑稽戏,有的甚至在国家层面上,我真的希望更多的候选人能采纳他的建议。 

  在任何时候,竞选都是一件有趣的事。我经常带着孩子们去竞选。有一次,我带着5岁的HWB站在一个教堂的前面发传单,一位老人走过来说:“霍华德!能看到你再次来竞选真是太好了!”HWB疑惑不解,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小声对他说一会儿再解释。随后笑着感谢那位绅士的支持。后来我对HWB解释说,我猜是40年前那位绅士曾为我的祖父投过票。当他看到“霍华德·巴菲特”的名字又在竞选者之列时,估计他把我误认成祖父了。 

  父亲对我的竞选很支持,但是支持的程度却很难拿捏。如果他完全不支持吧,看上去会很奇怪。但如果给我太多的竞选资金,又显得不太恰当。最后,他决定,我每拉到10美元赞助他就会给我1美元的支持。当人们向他问起我的竞选时,他就会打趣说道,豪伊每次签“巴菲特”这个名字的时候都应该用小写,因为他没什么资金。 

  要想赢得竞选的胜利,我必须全力以赴。虽然这次竞选没有在任者参加,但是我们四位竞选者中的三位都身世显赫,除我之外,一位是美国参议院议员詹姆斯·埃克森(James Exon)的儿子,另一位是深受欢迎的已故奥马哈市市长伯纳德·西蒙(Bernard Simon)的儿子,西蒙是在职的时候去世的。我们的女性竞争者,林恩·巴伯(Lynn Baber)想出了一句很聪明的口号:“我不是大人物的儿子。” 

  选举之夜如期而至,我坐立不安。在我们家族中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的是我祖父在国会选举的那晚,还没等到选票结果公布,就去睡觉了。第二天早晨,一位记者打来电话,让祖父说一句可以见报的话。他答道:“我坚信查尔斯·F·麦克劳克林(Charles F McLaughlin)在未来两年会为内布拉斯加州的人民很好地服务。”记者一头雾水地说:“可是您当选了啊!”如果你是个旁观者,自然会觉得这个笑话好笑,但是作为竞选者,你坐在电视机前,感觉民意似乎偏向另一个党派,只能干着急。 

  父亲和我一起熬夜看选举结果。大概凌晨1点的时候,我们都熬不下去了,就去睡觉了。形势对我来说还是比较有利的,但是在官方公布选票结果之前,我是不会宣布胜利的。最后我果真当选了。我很享受我担任行政委员的时光,感到我们的确是做了一些好事。没多久,州长凯·奥尔(Kay Orr)任命我为内布拉斯加州酒精委员会(Nebraska Ethanol Board)委员,这份差事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1992年时,我4年的任期即将结束,新的人生篇章即将展开,而这个新篇章也跟务农没有多大的关系。 

(责任编辑: 石兰 )

精彩图片
话时尚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从普通到美丽的,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