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软实力与国际谈判:上海地铁谈判亲历记

2013年09月09日 16:32   来源:中国经济网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上海。故事的焦点是新中国上海的第一条地铁——记忆中它犹如隆隆春雷,穿过雨夜,由远而近……多年后的我们仿佛依然坐在黄浦江的游船上亲历那一段令人心潮澎湃的往事。

  在上海建造地铁,是上海建设者长达40年的梦想,而这一梦想的发端,竟是一场战争。

 

《文化软实力与国际谈判》 张祥 /著 社科文献出版社

  

  由来已久的上海地铁梦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上海。故事的焦点是新中国上海的第一条地铁——记忆中它犹如隆隆春雷,穿过雨夜,由远而近……多年后的我们仿佛依然坐在黄浦江的游船上亲历那一段令人心潮澎湃的往事。

  在上海建造地铁,是上海建设者长达40年的梦想,而这一梦想的发端,竟是一场战争。

  那是在新中国成立不久的1956年,这一年,埃及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引起英国不满,英国于当年10月出兵入侵埃及,英埃战争爆发。

  正是这场战争,使中国领导人从战备的角度,开始谋划在大城市建造地下轨道交通。作为地下设施,地铁在战时既可保证城市必需的交通,又可向市民提供大容量、安全可靠的掩体,保障部队快速机动与疏散人口。

  首选地点就是上海。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初,上海地铁建设进入调查与规划阶段,围绕地铁建设的各项准备工作也紧锣密鼓地展开。

  然而好事多磨,上海的地铁项目历经三年困难时期,国民经济调整,项目被迫下马,机构被精简;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有了些眉目,又遇上“文革”,被迫再次下马。直到1976年10月“文革”结束,上海地铁被列为第一批恢复的重点建设项目。进入20世纪80年代中期,上海交通拥挤日趋严重,几乎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基于这一状况,原先把“备战”放在第一功能的上海地铁,指导思想发生了根本性转折。新的上海地铁规划以满足大运量客流为目的,总体水平参考香港和新加坡地铁的模式,并尽可能采用最新的技术设备。直到此时,上海的地铁梦已经整整做了40年,一批最早参与调研和规划的地铁人,已经由二十几岁的小青年熬成了两鬓斑白的老人,把这一梦想变为现实已经时不我待!

  然而,在刚刚结束“文革”、百废待兴之际,资金问题又成了新的“拦路虎”。上海作为中国老的传统工业基地,城市基础设施落后,工业企业设备陈旧,严重制约和影响了上海的经济发展。想建设,当时上海市政府没钱,国家财政也困难。钱、钱、钱,一个“钱”字难倒多少英雄好汉!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资本还是一个禁忌话题,特别是国际资本,会使人产生不祥的联想。但是,随着沉重的历史大门向世界开启,人们看到,国际资本的融通,早已是各国经济发展的惯例。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亲自打开了这个禁区,他以一个世纪伟人的襟怀,纵览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全局,果敢而坚定地指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很大,吸收几百亿、上千亿外资,冲击不了这个基础。吸收外国资金肯定可以作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补充。当然,这会带来一些问题,但带来的消极因素比起利用外资加速发展的积极效果,毕竟要小得多。危险有一点,不大。”

  赶上解放思想的年代,从来不缺想法的上海领导人大胆地提出:自借自还,利用外资进行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上海方案得到中央的全力支持。1986年8月5日,国务院以国函〔1986〕94号文,批准上海以自借自还的方式,扩大利用外资搞城市基础建设。这就是在上海对外开放和城市建设史上著名的“94专项”。上海地铁则因此成为全国第一条举债建设的地下铁道。

  

(责任编辑:石兰)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
话时尚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从普通到美丽的,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