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EQ:它在周边国家副作用比较大

2014年04月01日 10:22    来源: 中国经济网    

  325下午,我见到了《金融黑洞》《金手铐的救赎》作者黄元山。下午两点整,黄元山如约而至,在人民大学出版社一个会议室中接受了中国经济网的专访。 

    

  黄元山,香港人。毕业于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先后于瑞银伦敦任执行董事,在转至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主管亚太区结构信贷衍生部门,香港中文大学全球政治经济社会科学客席讲师。接触到黄元山不是因为上述头衔,是因为拿起一本上架建议为“金融/励志”的书,扉页写着的一段话: 

  “献给爸爸妈妈。”  

  采访之前我表达了我的疑问,他说:写这本书就是对自己一个反思反思需要人性化,卖多少不重要。 

  关于EQ在周边国家副作用比较大 

  EQ09年出现时候,黄元山曾经预言过:EQ是一剂猛药,就是副作用有点大。黄元山认为,从EQ现在发展的情况来看,副作用不是在他自己的经济体系内大范围发作,而是在周边的国家,比如说印度中国等。 

  2009年到2011年很猛烈的一些信贷,因为资金流入有一个信贷增长,经济增长很依赖这个信贷,黄元山发现传统的经济学家对信贷这一部分理解不是太深入。他认为传统的经济学家在谈到对经济增长的理解时,谈到了劳动力,谈到了生产力,但对唯独没有谈到信贷,包括他接触的一个非常知名的对冲基金经理,也认为信贷是经济增长很小的一块儿。黄认为,这种理解是不科学的。 

  “我会从QE对全世界的信贷的影响去看QE。我认为QE以后会影响到全世界,全世界的信贷在QE出现之后都有一个很厉害的膨胀。”他举了香港为例,香港大概他本来的货币总量从20092008年底到2013年底,它大概增长了50%,银行的总资产也是增加了50%。这是巨型的,规模是很大的增长。本来那么些土地,突然多了那么多的信贷,信贷就是钱,贷款出去就是钱,那钱就是买这些房子。所以突然之间很多的新兴市场资产开始膨胀,人的收入提升,它的支出提升,最后有一个很良性的循环。 

  但是,当经济良好的时候,有余款,所以经济结构的改良就没有那么热心,很多的经济改革也没有发生,现在当基金开始撤离的时候,对新型市场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冲击,究其本身就是因为他经济结构也不是很稳定。  

(责任编辑: 石兰 )

精彩图片
话时尚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从普通到美丽的,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