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应该恐惧的是错过股市的上涨

2014年01月27日 16:54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下一个暴富神话》 作者:[美] 肯·费雪  广东人民出版社

  如果以上情况属实,为什么还有如此多投资者对股票心怀畏惧?答案十分简单:人类进化使然。

  研究表明,投资者亏损时的痛苦感比获利时的愉悦感要强烈两倍。这种现象可以用“前景理论”(Prospect Theory)来解释,该理论获得过诺贝尔奖。换种说法是与人类对安全感的期望相比,人脑对危险或者潜在危险的反应更加敏感。

  人类这种进化而来的本能为远古先祖做出了很大贡献。比如,天生对剑齿虎警惕性高的人往往比懒洋洋的同类活得更好,因为对付剑齿虎的最佳方式就是避免遇到它们。对即将到来的冬季过分忧虑的人会做好更充分的准备,他们冻死或饿死的风险更小。因此这类人身体中的警惕基因也就成功地延续了下来,另一类人对未来充满乐观或者缺乏风险意识,这并不利于物种的延续。

  对于宇宙而言,人类的进化史也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在此期间,人们大脑的基本功能并未发生太大变化。这解释了为何美国投资者在投资组合亏损10% 时就会感到痛苦,但是只有在盈利达到25% 时才会感到快乐。而欧洲投资者对亏损的痛苦感受更加强烈。

  人类的这种本能和股票出现大跌有何关联呢?表1.1 反映的是不同周期内投资股票所获得正负收益的次数和所占的比重。当我们观察日收益时,发现投资股票获得正收益的概率比掷硬币的概率高一些。

  获得负收益的天数往往是连续出现的,正收益的情况也是如此。但由于我们对危险更加敏感,大脑对于负收益时期的感受更为强烈,所以认为股市获得负收益的时间更多。

  从行为学的角度来说,不去考虑这种超短期的情况很困难,但假如你把观察周期稍微延长一点,就会发现股市中获得正收益的概率大为增加。历史数据表明:62% 的股市月收益都是正数,这种正收益也是连续出现的。以年为周期时,股市收益为正的时间占73.2%。

  股票收益停滞不前的年份确实不少,而且在超短期内的收益率可能令人痛心,比如金融危机时的大崩盘。悲观情绪有时是合情合理的,但现实是,历史上股票市场涨多于跌。

  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思考:如果我们经历的股市如此危险,美国股市怎会达到16 万亿美元的市值?全球股市的市值又怎样才能达到50 万亿美元?

  投资者真正需要恐惧的应该是错过股市上涨的时机。然而新闻头条和投资专家总是反应过度,好像每个角落都有“熊”出没一样,我们的大脑自然而然地就会产生这种想法,这点与远祖洞穴人的大脑不尽相同。

  历史数据清楚地表明:投资股票通常会带来正收益,而且从长期来看,股票的波动性低于债券。要克服这种根深蒂固的行为方式,换种思维看待这个问题并非易事。不过一旦你能做到这一点,就能从股票中获得高于债券的长期回报,前提是你必须拥有一个多元化的投资组合。

(责任编辑: 石兰 )

精彩图片
话时尚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从普通到美丽的,这中间需要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