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凋谢在战争残酷之中的战地玫瑰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张纯如》:凋谢在战争残酷之中的战地玫瑰

2012年04月20日 13:25   来源:中国经济网   

 

《张纯如》 张盈盈/著 中信出版社 2012年4月1日

    【内容简介】

    出自张纯如笔下的畅销书《南京大屠杀》,永远的改变了人们看待二战亚洲战场的视角。这一切始于一张照片,照片里,数百名中国平民的尸体漂满江面。张纯如的灵魂因此被触动。这些人是谁?她无法忘怀那一景象。她无法忘怀自己看到的一切。

    短短几年后,张纯如将这场堪比反犹大屠杀的暴行公之于世。日本人在南京的所作所为是如此的惨无人道,以至于一名身在中国的德国纳粹党头目都忍不住向希特勒陈情,请求日本政府停止屠杀。然而,这个赤手空拳打破多年沉寂与耻辱的女子,她又是谁呢?

    张盈盈,张纯如的母亲,细腻的为读者呈现了女儿的生平:张纯如童年时自办的报纸,她早年作为新闻记者的经历,一名年轻历史学者的冉冉升起,与儿子的自闭症作斗争的历程,以及悲剧性的自杀。《张纯如:无法忘却历史的女子》一书充分证明,张纯如确为她那一代人中的佼佼者,同时,这本书也展现了母女之间深切美丽的情感纽带。

    【作者简介】

    张盈盈是张纯如的母亲。她在哈佛大学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后,曾在伊利诺伊大学厄本那-香槟分校担任微生物学研究副教授。她的丈夫张绍进也在该校任物理学教授。张盈盈目前住在加州圣何塞,是张纯如纪念基金的董事会成员。

 

    纯如之死,我永远无法忘记

    那是2004年11月9日,星期二。早上8点半,电话响起,女婿布瑞特?道格拉斯(Brett Douglas)打来说,我们的女儿张纯如昨天晚上悄然离家。她的车,一辆1999年出厂的白色奥兹莫比尔阿雷罗(Oldsmobile Alero),也不在车库里。

    我们匆忙赶到步行两分钟距离外的他们家中。一名圣何塞警察已经在那里。他和布瑞特稍作交谈后便即离开。布瑞特递给我们他在纯如电脑旁边找到的一张打印出来的遗书。那是写给布瑞特、我丈夫张绍进、纯如的弟弟张纯恺(Mike)和我的。纸条打印时间是凌晨1点44分。上面写着: 

 亲爱的布瑞特、妈妈、爸爸和纯恺: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一直在为生或死的决定而纠结。

 正如我跟布瑞特说过的,当你相信你拥有未来时,你想到的是一年复一年,一代又一代;而当你不相信时,日子不是以天——而是以分钟来计算的。

 你们不会希望一个人在她的余生如行尸走肉般活着……我想过逃离,但我永远都无法挣脱我自己和我脑中的那些念头。

 我之所以这样做,因为我太软弱,无法承受未来那些痛苦和烦恼的岁月。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更加困难……就好像正在溺毙于汪洋大海之中。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会把这种痛苦的一部分加于他人,尤其是那些最爱我的人。请原谅我。原谅我,因为我无法原谅自己。



    爱你们的,纯如


(责任编辑:石兰)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