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被老蒋软禁内幕:莫名成了"不抵抗"的替罪羊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张学良被老蒋软禁内幕:莫名成了"不抵抗"的替罪羊

2012年05月08日 09:03   来源:腾讯   
    文章摘自:《方永刚重塑蒋介石》 作者:方永刚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2007年11月第一版

    本书简介:这是一部关于蒋介石的传记文学。溪口,老蒋的出生地;慈湖,老蒋灵柩暂厝处。一个“到”字,连接了老蒋一生的88年。在这本书中,作者用40万字、分六个篇章,把一个逝去卅余载的老蒋活灵活现地重塑出来……

    


    张学良与蒋介石


    1931年9月18日,中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从这一天起,东北人民度过了14年亡国奴的苦难生活。

    从这一天起,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把中国变成其独占的殖民地阶段。

    国难当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从东北滚出去!”“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的口号声响遍中华大地。

    国难当头,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是以民族大义为重,奋起抗日,保卫国土,还是出于个人的私利,妥协退让,甚至卖国投降,是不容回避的抉择。对待日寇侵略的态度,成为衡量国内各政界要人政治立场的基本标准。

    人们都记得,一年前,1930年9月18日,张学良发出通电,出兵助蒋,几乎不费一枪一弹,冯玉祥和阎锡山的反蒋联军土崩瓦解,被迫交出兵权,部队接受改编。张学良帮了蒋介石的大忙,戴上了全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的桂冠。张学良到南京时,蒋介石亲到机场迎接,二人并行检阅仪仗队,蒋、张成了把兄弟,宋美龄和于凤至成了干姐妹,蒋、张开始度政治蜜月。

    张学良率东北军进入华北和平津,他在北京顺承王府住了下来,吸毒、跳舞、逛戏园子,还住了三个月医院。东北防务空虚,给了日寇以可乘之机。

    日寇入侵我国东北蓄谋已久,张学良是了解的,作为东北防务的负责人,他应该有所准备。但是,这时张学良完全听从蒋介石的,九一八事变前后,他们二人采取了完全一致的态度。当时,东北的中国军队有19万人,而驻扎在东北的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加上从朝鲜开来的一个旅团,总共也不过万人,中日兵力相差如此悬殊,却把大好东北河山拱手让给日寇,张学良如何向国人交代:中国的军队为什么不抵抗呢?

    原来是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葬送了东三省。蒋介石是不抵抗主义的始作俑者,张学良是不抵抗主义的执行者。早在1931年7月,日寇制造万宝山事件,侵华意向已充分显露之时,蒋介石就命令东北军,对日寇的挑衅“不予抵抗,力避冲突”。8月16日,蒋介石又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挑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

    九一八事变时,蒋介石由江西“剿共”前线密电张学良:“沈阳日军行动,可作为地方事件,望力避冲突,以免事态扩大,一切对日交涉,听候中央处置。”

    九一八事变后,全国人民对日本的武装入侵,义愤填膺,对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强烈不满。张学良在国人的谴责声中,自觉有愧,但他已成了蒋介石的替罪羊。他受到社会的谴责,被戴上了一顶“不抵抗将军”的帽子。当时的北平大学校长马君武写了两首《哀沈阳》的诗,讽刺张学良:

    (一)

    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那管东师入沈阳。

    (二)

    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

    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

    这两首诗在当时广泛流传,诗中的赵四指赵一荻,朱五指前北洋政府教育部部长朱启钤的女儿。蝴蝶指著名影星胡蝶,当时正在北京拍外景,但是否和张学良一起跳舞,据说胡蝶本人否认有此事。事实是张学良当晚正在戏院看京剧。

    9月21日,蒋介石从江西“剿共”前线回到南京,同国民党政要商讨对日方略,结论是“避免扩大战争,经由向国际联盟的申诉,获得公平的处断”。

    9月22日,蒋介石向南京党员发表演说阐明对日政策:“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

    9月23日,南京政府发表告全国国民书:“政府现实既以此次案件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已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戒,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

    时令刚刚进入1933年,蒋介石正欲偕夫人宋美龄飞赴南昌,亲自指挥第四次“围剿”红军的战役。侍卫副官蒋孝先急匆匆地敲门,持一封电报走进:“报告爷爷,张学良来电!”蒋介石漫不经心地接过电报展阅:“当1931年危机刚刚爆发之际,考虑到其他强国能主持公道,维持和平秩序,我忍辱负重,向国联呼吁求援,希望以此得到公正和正义的结果。结果事实并非如此,日本还在侵犯我们的领土。我们相信正义,可我们越是委曲求全,他们越是得寸进尺……现在我的忍耐力已到了极限,武力是自卫的唯一方法。我一直坚定不移地遵循着中央政府的政策,我愿率领我的部下抗击入侵者,保卫我民族和我党,即使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娘希匹,半道又杀出一个程咬金来,看来南昌之行又得往后推了。”蒋介石把电报摔在茶几上,自言自语地骂道。

    “大令,张学良想要干什么?”宋美龄惊诧地问。

    “张学良想当抗日的英雄!”蒋介石不无藐视地站起身来说,“他来电报报告说,日本关东军进攻山海关,他要求率兵抵抗。”

    “剿共”?抗日?张学良的电报给蒋介石出了个大难题。

    九一八事变后不久,日本就拟定了全部占领东北、建立伪满洲国的计划。在日本人看来,满洲国当然要包括热河省,热河省是当时唯一没有被日本占领的地区,遂妄图“在极短的时间里解决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石兰)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