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理性的非理性金融 比特币的缺点和风险

2018年08月09日 09:4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有人预测比特币会取代传统货币,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主要定价和支付货币,但这种观点并不切合实际。虽然比特币设计上的稀缺性能避免它作为一种货币被滥用,但这种稀缺性作为“双刃剑”也会限制比特币的使用范围。由于比特币的发行量不能根据经济增长速度调节,而且发行速度越来越慢,必然导致比特币的价格波动非常大。这种情况在比特币过去几年过山车式的行情中已经充分体现。一个价格波动如此剧烈的货币不可能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主要定价和支付货币。 

  比特币的另外一个缺点是安全性。比特币的支付系统虽然保护了用户的隐私,但也带来了一些挑战。比如,交易结束后,如果一方携款逃逸,对方很难通过其个人信息进行追踪。这也是为什么有的黑客勒索时要求用比特币支付。由于比特币支付不可逆,也为使用比特币支付造成风险。当一方因为出错进行交易后,无法撤回交易,买卖双方只能秉着自愿原则来探讨能否取消交易。2014年全球最主要的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更是出现了黑客利用系统漏洞盗取客户比特币,损失超过4.5亿美元。 

  由于交易的隐私性,比特币也为毒品、走私、绑架等非法交易提供了方便。美国早期曾出现一个叫作“丝绸之路”的比特币匿名交易网站。作为最早一批支持比特币交易的网站,它的年收益曾达到1 500万美元。但政府随后发现“丝绸之路”的交易中存在着洗黑钱的行为,并且能够在其网站上购买毒品。为此美国联邦调查局在2013年关闭了这一网站,并查扣了14.4万比特币。而当时国内盛传“丝绸之路”被关闭的真正原因是比特币威胁到了美元的地位,这种臆测并不可信。另外,赌博游戏网站和国际洗钱分子也纷纷盯上了比特币。比如最流行的比特币赌博游戏网站Satoshi Dice 曾在2012年创下平均每月3.3万比特币的交易记录。比特币也为国际洗钱、逃避国际资本控制和国际逃税等非法行为打开方便之门。在201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暂停了中国境内银行里的比特币兑换活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担心人民币被换成比特币而流向海外市场。 

  前面提到比特币设计上突出非集权化、点对点(P2P)的特征。这种特质有优点,也存在问题。由于比特币的产生越来越困难,对于开采比特币的“矿工”而言,仅凭一己之力已经很难在比特币网络获得足够回报了。因此一些“矿工”把计算机联合在一起,共同寻找比特币,这种模式被称为“矿池”。2015年3月,两个最大的“矿池”,AntPool和 F2Pool,进行的比特币运算占到整个市场运算的1/3。这些超大规模的“矿池”与比特币当初采用非集权化方式发行比特币的设想背道而驰。 

  随着比特币的迅速发展,它的一些职能也必须放弃当初分散化的模式。比特币社区一直致力防范技术故障和安全隐患引发的系统风险,因为这些问题引发的市场混乱会降低大家对比特币的信任度。因此比特币社区鼓励通过计算机网络来避免由于终端出错引发更多的问题。达到这些目的必须依赖一定的集中化管理。此外,比特币整个系统中有一部分的媒介功能也必须依靠集中化的模式解决,其中最主要的是货币交易、电子钱包服务、信息隐藏和挖掘等。以电子钱包为例,目前大部分用户使用的软件或者手机应用程序把数据存储在公共服务器,这样就造成客户将自己比特币的密码存在这些服务器上,从而让自己的账户处于高风险状态。如何让比特币变得更安全,并非某一个公司所能解决,往往需要集中统一协调。如果有一个统一的地方来存储这些信息,并且管理用户资料,将增加比特币交易的安全性。 

  如何监管比特币 

  在比特币出现后的6年里,它随着全球金融活动和互联网技术的快速结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全世界。当人们享受着虚拟货币所带来的便利时,也需要警惕它的潜在风险。起初,大家认为比特币建立在非集权化的理念之上,因此不需要被监管,但由于出现越来越多的和比特币相关的不良行为,监管开始显得重要。 

  目前涉及比特币的犯罪行为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盗取比特币。法律的缺陷、互联网安全问题和交易流程的不确定性等问题造成了比特币被盗取的现象比比皆是。由于不可逆的交易方式,受害人往往无法追回经济损失。第二种是利用比特币洗钱、逃税和躲避资本管制等经济犯罪。第三种是利用比特币进行非法的商品和服务交易,比如毒品、军火甚至绑架等。 

  对于监管者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对谁进行监管和限制。显而易见,不可能对整个比特币网络的所有人进行监管,只能考虑监管主要的交易媒介。但是交易媒介并不愿意接受监管,因为它们不想为客户、供应商,甚至第三方承担责任。但是至少当比特币和传统货币交易时,监管部门必须对其进行监管,因为比特币作为虚拟货币已经影响到日常生活中传统货币的安全。2013年美国金融犯罪合作调查局签署文件要求虚拟货币运营商和正常的货币运营商一样进行注册和汇报交易记录等。2013年,中国政府也推出了类似的政策,要求比特币的媒介机构对用户进行实名制注册。虽然这些措施能够加强对国家内部虚拟货币交易的监管,但全球范围内仍然需要形成一个更广泛的监管体系。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摘自中信出版社《理性的非理性金融》)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