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经济
巴黎时装周
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外貌就是一切?

2018年02月06日 13:52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我们相信,有些人的性格可以从他们的脸上看出来,这种观点在古希腊时就已经存在了。这种观点在中世纪的欧洲也很普遍,直到文艺复兴时期都还有大学教授从人的面部特征中更好地了解一个人的性格。当然,并非每个人都接受这种观点。在英国,这种观点最终被亨利八世宣布是非法的,他想要通过“微妙的、教化的和非法的手段”(如相面术或相手术)来摆脱那些乞讨者和流浪者。达·芬奇(LeonardodaVinci)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另一方面,他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脸上出现的皱纹可能会为人们了解个体的性格带来一些启发,因为这些面部皱纹是一些习惯性的面部表情(如微笑或皱眉)留下的痕迹。

  体液理论与四行理论密切相关,古希腊人认为万物是由土、火、水和空气四种因素构成的。尽管这四种因素中最主要的成分是空气,但当时的人们认为在黑胆汁中占主导地位的是土,黄胆汁中是火,黏液中是水,血液中则包含所有四种元素。

  体液理论有助于人们从外表来判断性格,体液的比例会影响一个人的身体以及心理状态。基于这一理论,人的外形可能会和气质之间有关系。例如,乐观型的人被认为拥有红润的脸色,一个忧郁的人看起来苍白而瘦弱。

  18世纪,相面术由瑞士诗人和牧师约翰·卡斯帕·拉瓦特尔(JohannKasparLavater,1741年—1801年)恢复并使其流行起来。他相信“灵魂与肉体之间存在着一种确切的关系”,而他得出的一个不幸的结果是提倡外表美代表美德的观点。他的工作颇具影响力,德国解剖学家和生理学家弗朗兹·约瑟夫·加尔(FranzJosephGall,1758年—1828年)也深受其影响。

  大脑和隆起

  加尔是第一个区分大脑灰质的人,大脑灰质是由神经元组成的,而白质则包含负责与大脑联接的神经束。加尔不仅相信大脑的不同区域(“器官”)在执行不同的任务(称为功能定位),还相信头骨的形状反映了大脑的精细结构。他认为,通过测量颅骨的突起和隆起,可以确定不同“器官”的大小,从而详细了解人的性格。他的头骨测量法被称为颅相学,但却不受当局的欢迎,教会认为它是反宗教的,1802年,奥地利政府禁止了他的讲座。三年后,他被迫逃离了这个国家。

  看手相

  相手术(即相术和手相术)指的是相信可以从一个人的手纹上看出其性格和未来。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并且早已在中国、波斯、苏美尔、古以色列、美索不达米亚以及欧洲等地区存在。希波克拉底在诊断时也会查看患者的手掌。亚里士多德评论道:“掌纹并不是毫无道理地出现在人的手掌中,它们来自天堂的影响以及人自己的个性。”中世纪的欧洲教会压制相手术,将它看作一种异教迷信。在文艺复兴时期,手相与巫术都属于禁术。

  1839年,相手术由于在出版物上被刊登而再次在欧洲出现,这是一篇由法国陆军军官撰写的、主题为相手术的颇具影响力的论文。这位法国陆军军官就是卡西米尔·斯坦尼斯拉斯·达本泰尼(CasimirStanislasD'Arpentigny,生于1798年)上校,他在西班牙的军事行动中被一个吉普赛女孩看过手相,从此就对相手术非常感兴趣。19世纪后半期,相手术变得越来越流行。

  人有四种气质:淋巴质(黏液质)、多血质、胆汁质和神经质(抑郁质)。人们可以观察到,不同气质的人有不同的外部特征。淋巴质(黏液质)的人身材圆胖,肌肉绵软无力,细胞组织充血,有金色的头发,脸色苍白。这种气质的人通常伴随着慵懒的行动以及衰弱而缓慢的血液循环,其大脑作为身体系统的一部分也是缓慢、慵懒和无力的,心智活动同样也表现得很衰弱。多血质的人外形俊朗,体型适中,肌肉有弹性,有浅色的、偏栗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红润的面容。这种气质的人很有活力,喜欢运动,表情愉快。其大脑状态一般,但却充满生机与活力。纤维质(通常,但并不恰当地将其称为胆汁质)的人有黑色的头发、黑皮肤,肌肉健壮结实,轮廓硬朗。这种气质的人行动充满能量,大脑活动也是如此,而他们的面容则表现出坚强而决断的特点。神经质(抑郁质)的人头发细薄,皮肤也很薄,肌肉组织瘦弱,肌肉的运动速度很快,面容苍白,但往往健康状况不好。其整个神经系统(包括大脑)是积极和精力充沛的,心理表现也同样活泼而强大。

  英国科学作家和演说家威廉·玛窦·威廉姆斯(WilliamMattieuWiIliams,1820年—1892年),《为颅相学辩护》(AVindicationofPhrenololgy,1894年在其去世后出版)作者约翰·加斯帕尔·伯茨海姆(JohannGasparSpurzheim,1776年—1832年)曾作为加尔的助手,在美国进一步发展和推广了颅相学。一些颇具影响力的作家,如美国的沃尔特·惠特曼(WaltWhitman)、埃德加·爱伦·坡(EdgarAllanPoe)、马克·吐温(MarkTwain)和赫尔曼·梅尔维尔(HermanMelville),英国的艾米莉·勃朗特(EmilyBront)、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Dickens)则认真地看待这一问题,并将其运用到他们的作品中,从而增强了其作品对读者的吸引力。

  达尔文的懒鼻子

  相面术被充分受到重视。英国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差点错过了一趟旅途,而他正是受到这趟旅程的启发而发展出了进化论。这艘船的船长罗伯特·菲茨罗伊(RobertFitzRoy,

  1805年—1865年)是一个狂热的相面术爱好者,认为达尔文鼻子的形状表明他缺乏决心,并因此差点拒绝他上船。

  不幸的是,对相面术和颅相学的研究是由具有种族歧视倾向的白人科学家进行的,这使他们认为其他种族头和脸的形状表明其有较低的道德标准和更低的智商。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