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我们为什么要沟通?

2017年06月13日 09:4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你可能不同意上述的故事,并且认为在令人厌烦的日常生活中,独处是受欢迎的调剂品。的确,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独处,对于独处的需求程度也远超过我们实际的独处时间。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独处的临界点,超过这个临界点,愉快就变成了痛苦。换句话来说,我们都需要友谊,我们都需要去沟通。

  生理需求

  沟通非常重要,沟通的存在与否会对生理健康产生很大影响。有极端的例子显示,沟通甚至可以成为生死攸关之事。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McCain)曾经是一名海军的舵手,他在越南北部被俘虏后,被单独监禁了六年。他描述战俘们如何借由轻轻敲击墙壁、费力拼出单词的方式创造出一套秘密代码,以便能传送信息。麦凯恩描写了囚犯之间冒着风险仍保持和其他人沟通的情形:

  暗地沟通的处罚是很严重的,有一些战俘因为在这一过程中被发现而遭到严厉的拷打,身体和心灵都遭受了极大的创伤。虽然每个人都很害怕再次遭受酷刑,但在单人囚室中听见隔墙传来的轻敲墙壁的声响时,他们仍会对典狱人员说谎。极少有人能够长时间地不与人沟通。残酷的拷打或刑罚都不如孤独那般令人难以忍受。一旦断绝与其他美国人的联系,退守到沉默中……对我们而言,这等同于死亡。(McCain1999)

  其他囚犯同样也描述了由社会隔离(socialisolation)带来的惩罚效应。前新闻记者特里·安德森(Terry Anderson)回顾了他在黎巴嫩七年的人质经历后,断然说道:“我宁愿与最糟糕的人相处,也好过没人陪伴。”

  对于囚犯来说,沟通与生理健康之间的联结是毋庸置疑的。医学研究人员列举了一大串因缺乏亲密关系而导致的威胁健康事件,比如说:

  ● 一份包含了近150项研究、超过30万人参与的综合分析显示,那些与家人、朋友有着亲密联系的社会联结者的寿命要比社会孤立者平均长3.7年。(Holt-Lunstad& Layton 2010)

  ● 贫乏的人际关系会危害冠状动脉的健康,其程度与抽烟、高血压、血脂肪过高、过度肥胖和缺乏运动等一样严重。(McDermott & Eberly 1992;Williams &Mark 1992;Ruberman 1992)

  ● 相比拥有活跃社交网络的人,社交孤立者罹患感冒的几率要高四倍。(Cohen & Gwaltney1997)

  ● 离异的、分居的和丧偶的人对心理治疗的需求是有配偶者的五到十倍。而婚姻幸福的人要比单身的人,在肺炎、外科手术和癌症上的发生率更低。(Parker-Pope2010)(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研究当中,关系的品质[quality]——即关系亲密与否——比婚姻本身重要得多。)

  相比之下,在沟通中创造出积极关系的生活更健康。一个人一天仅需短短十分钟的交往就能改善记忆力,增强智力功能。与他人交谈还可以减少孤独感和与之而来的疾病。能经常从爱人那里听到甜言蜜语的人,他们的应激激素水平往往更低。

  这样的研究结果证明了拥有满意的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当然,每个人需要与人亲近的次数并不相等,沟通的质与量应该是同等重要的。关键的是,对于我们的健康而言,人际沟通不可或缺。

  认同需求

  沟通的重要性绝不仅止于维持生存而已,它也是我们认识自己的方法——事实上,是唯一的方法。第二章将会提到,我们对自我的认同源自于我们和他人的互动。究竟我们是聪明的还是迟钝的,动人的还是丑陋的,精明的还是笨拙的,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不会从镜子中照出来,而是由他人对我们的回应决定的。

  如果我们被剥夺了与人沟通的权利,我们将无从得知自己是谁。一个非常戏剧性的例子就是“阿韦龙的野孩子”——一个在童年时期从未和人类接触过的男孩的真实故事。1800年1月,这个小男孩在法国一个村落的菜园中偷挖蔬菜时被人发现。他的行为举止完全不像人类,也不会说话,只会发出一些奇特的哭叫声。虽然他缺乏社交技能,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他缺乏身为人类的自我认同。正如作家罗格·沙图克(RogerShattuck)所写:“这个男孩没有任何身为人类的自觉,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是个和别人有联结的人。”(Shattuck 1980)直到给予他慈爱的“母爱”之后,小男孩才开始转变,正如我们所料想的,他意识到自己身为一个人。

  就如这个阿韦龙的野孩子,每个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时只有微量的、甚至没有自我认同感,我们是在别人诠释我们的过程中才逐渐明了自己是谁。第二章也将提到,我们在童年时期所接收到的信息最为牢固,他人的影响会贯穿我们一生。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