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如何与同事客户之间保持"亲密"的"安全距离"

2016年12月07日 10:05    来源:中国经济网   

   如何能够在不孤立自己、不同消极人群绝交而又不损害自己工作能力的情况下, 随时将消极人群隔离、保护自己。

  2014年11月,我收到一封来自某科技公司的一位高级副总裁发来的电子邮件,她表示自己在试图寻找能够应对消极同事的办法。每天晚上她都会向她的丈夫抱怨,因为那个消极的人她甚至想过离开这家公司,而且她发现,由此产生的巨大压力常常让她情绪失控,忍不住对丈夫大喊大叫。有一天,在一场长时间的电话会议中,这个家伙攻击了所有的在场人员,她终于忍无可忍。在通话结束的时候,这个人问是否还有哪位同事需要补充什么内容。她情绪十分激动,脱口而出:“是的,还有你在工作中一成不变的消极。”电话会议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人员,从中国香港到美国艾奥瓦州的得梅因,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愤怒地回击道:“其实如果没有别人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这个故事解释了一切。消极的人常常在其消极状态中自得其乐,并把一切不和谐因素都归咎于其他人或者外部环境。他们的消极会影响我们的压力水平以及投入积极状态的能力,我们会因为这些人辞职、崩溃甚至早逝。简而言之,这个问题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企业或者文化问题了,而是人类的共同问题—我们任何人都会面临。

  有一次,我因为繁重的工作以及生活中遇到的一些沮丧的朋友而感到精疲力竭,我便只身一人前往加勒比度假。在一个清晨,我特意挑选了海滩上一片隐蔽的区域,在沙滩上铺了一块巨大的毯子,独自躺在毯子上,在我那如纽约冬雪一样洁白的皮肤上涂满了厚厚的一层防晒霜,安静地注视着海面层层的浪花。此时此刻,整片海滩空无一人,没有任何人打扰我,我感叹道:“这儿真是个天堂啊。”你可能有过这种感觉,如果没有过的话也愿你能够立刻拥有,但那时候,我恍然大悟,我的“天堂”里,并没有灵魂。我的天堂里没有其他任何人。我因为消极的互动和巨大的压力而如此崩溃,已经开始忘了人际关系—社会联系—才是快乐最好的预测指标。在远离人群的同时,快乐也离我们而去。

  牛津大学的导师C·S·路易斯曾写过一本伟大的小说《梦幻巴士》(The Great Divorce),书中戏谑地将地狱描绘成一个“灰色之城”,在这儿人们想住在哪里就可以住在哪里,但是由此引发的争端不断,人们于是不断地搬离人群聚居之地,相互之间越来越遥远。有些人甚至住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任何人。想想那个科技公司的消极的家伙所说的话—“如果没有别人的话,我会更开心的。”对于路易斯来说,从另一方面来看,地狱就是孤独与抱怨,而天堂则是交际与生机。

  至于我,我与路易斯看法相同,但是在我的生活中,我需要短暂地远离那些消极的人,才能获得这种认知。我发现,在几天的远离之后,我会想念他们,即便是那些令人沮丧的人。当我回归之时,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自己对他们的热情(因为我离开他们去享受了一个假期,但是他们却不得不一直与自己相处)。一次针对消极人群的“战略撤退”,对于我们改善人际关系、创造积极行动,都是十分关键的。

  本章节是整本书中最重要的部分,它主要讲述了如何能够在不孤立自己、不同消极人群绝交而又不损害自己工作能力的情况下,随时将消极人群隔离、保护自己。我们的目标是对何时使用以及如何使用战略撤退进行评估,这个概念的关键在于,它虽然的确是一种撤退,但却是战略性的,这意味着它允许你撤退,重新部署,然后以更加强大的姿态回归到这个曾经让你手足无措的环境中。就像《孙子兵法》中孙子的观点:“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在本章中你将会学到,当面对消极人群或者与之交流时,应当如何掌握战略撤退的时机,如何重新部署、强化你现有的资源,以及如何在最佳的时机回归,并展开积极的交流、加深联系(或者至少你不会再有想要跳楼自尽的念头)。无论你遇到的是什么样的人物,本章节都会帮助你更有效地应对消极人群,确保你不但不会被他们牵引着走向消极的深渊,你还能够对他们产生积极的作用。

  风暴肆虐

  “在生活中我应该怎样应付消极的人呢?”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在不同公司演讲的过程中被问的最多的问题。虽然大多数提问者想要知道如何在工作的团队中应对消极成员,但也有一部分提问者想要处理与配偶或者其他姻亲的关系。回想一下本章开头提到的在电话会议中爆发的那位高级副总裁—如果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消极之人,我们的心理健康就会受到损害,并导致过度的压力产生。所以,战略撤退也能够保护我们选择幸福的能力。

  有一次,我在南加州的一个只有女性参与的活动上演讲,之后有一位娇小的金发女子一直追到洗手间的角落里,询问我怎么才能更好地应对她的丈夫。她说:“在我们的婚姻中,我比较乐观,而我丈夫却是个悲观主义者,这对我来说简直像死一般难受。”我从那位女子的声音中听到满满的担心和挫败感。当她提到她想要帮助他“看见光明”的艰难过程时,还带有些许绝望。这几年来,她每天都会用头撞墙,现在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也曾如她一般,我的情绪和表现被极度消极的人群深深地影响。我打赌你们的生活中也会有这样的一个人,现在请看他的故事。

  那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天。我在得克萨斯州的埃尔帕索被录用为一名新闻记者,工作时间从正午到下午5点,当天的任务是采访一次缉毒行动。当时埃尔帕索排在全美最安全的城市名单上的第7位,这多亏了联邦执法机关的强力行动,合作方包括DEA(美国缉毒局),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和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由于当地处于美国和墨西哥的交界,缉毒突击行动非常普遍。按理说,播报缉毒行动易如反掌,只要把握好“人物、事件、时间、地点、如何”的技巧,就绝对不会出现差错。除非,你是由于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的电视台进行直播而无比紧张,而且你的搭档“消极的诺姆”还自带可恶的消极气场。

  从我在埃尔帕索电视台第9新闻频道工作的第一天,我坐上摄影车的那一刻起,令人作呕的对话就开始了。我的摄影师开口就是一句:“那么你到底为什么会来这个地狱埃尔帕索呢?”我的回答他只听了一半,就开始谩骂坐在我们前方的司机,并开始对I–10大道的交通状况抱怨不休。他提议在去往采访现场的路上向我“介绍”一下经过的地标建筑,他指出了所有建议我千万不要去的地方,因为那些地方都“糟透了”。在他看来,全市所有的餐厅不是有老鼠出没、食物肮脏难吃,就是连一份地道的墨西哥卷饼都做不出来。当我们到达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严肃地反思我来埃尔帕索是不是因为一时想不开。

  在DEA办公室的歌舞庆祝活动结束后,我们驱车来到了吸毒窝点。诺姆放置好摄像机,在上午11点55分时,他把麦克风交给我,然后回到车上与制作人一起对音频和影像设备进行了调试,大家都做好了准备—这时我听到消极的诺姆开始释放风暴了。他的摄像机上有一个按键坏掉了,这使得他心烦意乱。我站在一边想要再回顾一遍笔记,练习一下面对镜头应该如何措辞,但他的抱怨声越来越大,抱怨的内容也从坏掉的摄像机按键变成了“垃圾的设备”和“在这里得不到任何支持”,并且他最后也没有就位。这是一场五级风暴。

  他的狂风暴雨彻底击溃了我。在整个直播期间,他一直在后台喋喋不休地抱怨、发怒。这对于一个想要在电视直播中连贯发言的人来说是极大的干扰,十分容易导致分心。他的行为不但毁了他的一天,也对我产生了海啸般的伤害。他让我的大脑成了一团糨糊,致使我在直播中语无伦次,还不得不做了两次修正。

  没错,快乐是一个个人选择,但是几乎每个选择都会受到身边的人的左右,千万不要低估了消极对我们的身体健康和行为表现所产生的恶劣影响。本章所讨论的消极可能会有很多种存在形式,包括闲言碎语、批评指责和漠不关心,而且其中大多数类型都是有害的。不断地暴露在消极人群中可能会导致焦虑,进而导致消极的生理症状,例如头痛和精疲力竭。消极的人群有能力对我们的细胞水平造成影响,不断地暴露在生活的压力中有可能会缩短我们的寿命,因为染色体终端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可能会受到损伤。

  换句话说,消极的诺姆会让人短命。

  更糟糕的是,针对他人的消极情绪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只需要几秒钟,它们就可以让消极的能量笼罩我们。如果那些消极的人恰好还十分擅长表达自己的感受,那么传染性也更高。因为我们善解人意,所以会吸收掉他们的情感。压力与消极有时候甚至不需要通过语言传播,我们的大脑可以捕捉到非语言暗示和面部微表情,然后重塑我们解读世界的方式。

  在一个由佐治亚大学主持的研究中,结果显示消极的思想具有高度传染性,抑郁可以在人与人之间进行传播。暴露在这种环境中,可能会让乐观离我们而去,转而感受到焦虑、烦恼与泄气。消极会驱使人们远离生活中有意义的部分,将注意力重新投射到可能会导致我们担忧或者让我们从人群中疏离的事件上。人们可以轻易地成为一块海绵,吸收他人释放的有毒物质。

  我曾与世界各地众多公司的管理者合作过,他们在带领团队开展工作的时候无一例外都要与消极做斗争。然而,我发现通常主管们面临的最头痛的问题却往往只是一个人。一个。一个消极的诺姆或者小气的派蒂。一位来自韩国三星公司的经理告诉我,在他管理团队成员(而不是项目)的时间里,他要花40%的精力来应付团队中的某一个技术主管。这位员工不但非常消极,还十分善于表达。经理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既和这个人单独谈过,也安慰过受到他影响的其他团队成员和客户。当有一个消极的人在工作中向他人传播毒素时,几乎会导致他周围所有人的生产力下降。盖洛普咨询公司的评估显示,在今天的经济社会中,美国有超过65%的员工对于工作既“不热心”也不“明显排斥”,消极在办公室中的影响每年都会给所有公司带来总计超过5 0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消极的诺姆值5 000亿美元吗?

  有时候将消极人员调动到其他部门或者干脆将其解雇也是一种选择,可能这也是对所有人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我曾与谷歌公司纽约办公室的一位高级总监合作过,她十分热衷于支持团队成员的个人兴趣及专业兴趣。然而她的团队始终被一团“黑云”笼罩着,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那个人的所作所为。他永远都是那么消极,让整个团队分崩离析。在经过了差不多两年的努力以后,总监最终不得不建议把他调到其他部门。一开始她觉得这样做也不好:她的做法只是把她的“难题”推给了别人。但这个个案最终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自从这位员工调换了部门以后,职业生涯发展得很顺利。这是一种双赢的情况,然而,现实中我们往往不会每次都这么幸运,我们还是需要寻找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

  既然消极人群对我们有如此恶劣的影响,我们就应该随时准备与之对抗。你肯定不会穿着泳装上战场,而是全副武装,在精神上亦做好准备,并确保地点与环境都对己方有利。当你遇到一个消极之人时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通过三个步骤来应对:(1)战略撤退;(2)重新部署、整合资源;(3)制订回归计划。简而言之:撤退,培养积极的习惯以及回归。

  撤退

  有时候深入谈话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撤退。战略撤退通常可以在当你意识到交流受阻而局势又对自己不利的时候使用,这时候就需要你有意识地从交流中撤退,给自己和对方一点时间,这样在你回归的时候,彼此才能建立更好的联系。

  我为公司运营了好几年的网站,有很多次不得不给技术支持部打电话寻求帮助。有时候对方在接电话时对于我所说的内容感到一头雾水。(平心而论,有时候我也确实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我发现获得帮助最有效的途径是礼貌地说声谢谢,挂掉电话,然后再打给其他能听懂我说的话的人求助。

  撤退是一种强有力的行动,虽然这个词在战争中常常被认为是消极的。如果你在敌人面前退却,就会被认为懦弱且不尽责。然而,历史却呈现出另一番图景,的确有一些巧妙地利用战略撤退而取得胜利的战役。乔治·华盛顿就曾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多次带领军队以战略撤退的策略取胜。1776年8月27日,长岛之战,英军大败美军,华盛顿命令美军部队迅速转移到附近的安全要塞。几日之后,在浓雾的掩护下,华盛顿带领几千名士兵再一次乘船撤退至曼哈顿。仅仅几个月之后,他们再次撤退到位于更北部的纽约市的一处防御工事中—紧接着在高山上建立了一个据点。最终,在1777年,在靠近费城的战线上,英军从后方深入,华盛顿独自领军成功地拖住了英军,从而保证了大部分士兵的安全。

  有时候与消极的人群交流注定要打一场败仗。当我们面对这种注定失败的局面时,我们在那一刻必须要接受这种失败,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我们未来成功的保障。战略撤退让我们能够保留资源(心理上与生理上),并且能够为制订未来的行动计划而创造空间。

  以下有三条标准,可用来评估在交流中使用战略撤退是否能够在未来优化交流。如果你或者你参与的交流符合下面的任何一条(或者所有)标准,那么就收拾行囊准备上路吧。

  l标准一:防御已经崩溃

  你已经丧失了优势,头脑中一团乱麻,重压如山。或许你已经很疲惫了,或许很久都没有进食了。你应该对自身进行检查,看自己是否并没有处于一种备战的状态,因为这样会让你在应对消极之人的时候,思考能力受到阻碍。而如果不进行自我检查,你可能会由于更加冲动而出现过激反应,这会导致你在争论中无法保持平静、自我引导。

  在成瘾康复计划中有一个著名的英文单词的首字母缩写组合词HALT,它可以帮助你盘点防御机制。HALT代表了饥饿(hungry)、愤怒(angry)、孤独(lonely)以及疲惫(tired)。它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工具,可以用来检测你的心理及生理状态。你可以用它来评估你是否处于一种能够应对消极之人的良好状态,如果你处于饥饿、愤怒、孤独、疲惫状态中的任何一种,那么这个交流对你来说很可能就会急转直下。在这种时候,拖延或者撤退往往就是最好的选择。

  就我个人而言,我已经学会了每当疲惫的时候绝对不要跟那些充满对抗性的朋友打电话,因为通常的结局都是我会更加烦躁,或者我事后马上会对自己说出口的话感到后悔。对你自己精神和身体状况的评估可以告诉你,你的防御机制是否已经崩溃。

  l标准二:消极是根深蒂固的

  有时候你的交流对象情绪崩溃,已经无法再倾听你说话,甚至无法接受你的存在,那这时就不是一个与对方继续接触,甚至试图继续交流下去的好时机。关键在于你要对他们的情绪激动的临界点保持敏感,因为如果他们的情绪爆发,你可能会因此受到伤害—在心理上甚至生理上。随时留意对方的爆发界限,如果他们临近爆发,差不多就该离开了。就好像你在小时候就学会的在妈妈生气时不能跟她要糖果一样,你不应该试图在他人处于情绪爆发边缘的消极状态之时谈重要的事。

  l标准三:你可能是多余的,也可能是核心

  当与他人聊到的某个话题违背了公认的社会规则时,与之交流就是不合时宜的。就好像在葬礼上你不会谈论你的春游一样,你应该选择正确的时机与消极之人展开交流。

  几年之前,我曾与一位波士顿的金融公司的管理者合作过。他告诉我,每当要对团队中的某个消极员工进行绩效考核时,他都会把这件事排在日程表的最后一项。这样,那名员工才能够在此之后直接下班回家而不会将其事后的沮丧传染给任何人(因为他真的十分沮丧)。

  当地点时机均不合适时,有时候听众也不甚理想。根据自己当时所处的环境中的对象的不同,高度消极的人的表现也完全不同。我认识一对年轻夫妻,他们总是会一起去看望父母,因为只有这样双方父母才会表现正常。如果他们是单独去看望自己的双亲的,父母就会忘记那些无血缘关系的亲人的优点,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辱骂他们。在与消极的人交流时,交流者增加或减少一个,情况都有可能转变。你可以自己考虑一下,团队的社会构成是否会使交流恶化。

  任何时候,当你遇到符合以上一种或者几种标准的情况时,那么你撤退的时候就到了。你当然可以在办公室中使用,不过战略撤退在家庭中也是一种能够增进成员关系的理想手段。我的客户埃莉诺想要加深与丈夫的感情。他们最近吵架的频率较之以往显著增多,她想要弄明白怎么才能改善这种状况。总体来说,她的婚姻非常不错,但是这些争吵正在偷走他们的快乐。

  我们一起对他们的一次典型争吵进行了一次分析,包括参与争吵的人、事件、时间和地点,最终发现大多数争论都发生在她丈夫下班回到家后的一个小时内,争论的内容也是他们平时不会在意的事情。实际上,大多数的争吵都是些愚蠢的战斗。

  埃莉诺制订了一个计划。她决定在她丈夫下班回到家后的一个小时内对他运用战略撤退的办法,那时候他看起来十分沮丧。如果他工作了一整天压力很大,她会给他一段时间放松下来,然后再去讨论那些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在他进门时就事先埋伏起来。埃莉诺成了一个战略撤退的专家,她迅速就可以捕捉到她丈夫压力缠身的信号。当她回归时,他们的交流就迥然不同了。这只是一个如此简单的转变,但由此产生的却是整个晚上的和谐氛围和二人更加深厚的关系。

  有时在撤退之后,对埃莉诺来说回归也并非那么容易。人们之间的某些交流会让人耗尽精力而永远不想再见到对方,而想通过逃往加勒比沙滩度假来恢复也并非总是那么有用。有时候我们需要通过某些途径来为现实生活中的回归做好有效的准备,这就需要我们让大脑缓冲一下,随后再重新部署。

  培养积极的习惯

  在本小节中,我要郑重地提醒读者,如果你没有养成一些积极的习惯来进行缓冲,就有可能不断地受到消极的影响而感到沮丧。积极习惯十分简单,你可以在生活中用短短的几分钟迅速做一些改变来提升积极水平并减轻压力。你对抗消极之人的第一道防线,就是在以下积极习惯中至少选择一项来加以练习,你可以将其视为一剂预防针。

  我在CBS新闻部彻夜工作的那段时间,夜里11点到凌晨1点是休息时间。这时候我会吃“午饭”,有时候还会看看电视节目。如你猜测的一样,那个时间点儿没有什么正经节目了,所以我便成了一个商业广告专家。这些广告都会做出下列的某种承诺:更健康、更富裕或者更性感。

  我看广告的时候通常会持怀疑态度,对他们新奇的产品是否真的有效抱着怀疑态度。所以当我开始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做研究时,我想知道如何产生积极心态并将其维持下去的科学原理。到底有没有某种可能,让我们的心态由消极在几分钟内转变为积极,还是说这种构想只不过是另一个虚假的商业广告素材呢?

  在做过了10项研究之后,我们惊喜地发现,某些积极习惯的确可以打造更加积极的心态,并让我们的大脑在对抗压力的时候能够有所缓冲。对我们这种在繁杂的生活中为了工作、家庭和100万种责任忙忙碌碌的人来说,最棒的消息就是这些习惯只需要占用我们每天一两分钟的时间(而且你不需要什么健身器材来练习)。

  我们制作了一档特别节目《快乐竞争力》,讲述下列三种积极习惯,并在PBS(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平台播出。另外,就像我们对观众宣传的一样,我们鼓励你们在三种习惯中挑选一种,每天练习,坚持21天。研究显示,不间断地坚持做某事21天,就能够帮助我们养成该习惯。这些习惯会帮助我们的大脑通过转换视角、积极面对世界,从而对抗来自外界的压力和消极因素。

  l发送积极邮件

  方式:21天中的每一天,清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你认识的某一个人发送一封内容简短的积极邮件,内容以赞美或感谢为主,最好在两分钟以内完成邮件。收件人可以是同事、配偶或者儿时的玩伴,甚至是你不太熟悉的某个人,例如你们办公室前台的安保人员。如果你没有邮箱,也可以考虑快速地手写一张小便签。关键在于要告诉他人至少一件他们给你的生活带来积极改变的事。

  原理:有时候我们好像会感觉到,如果想到某个消极的人会消耗我们的精神资源。当我们考虑到这个人对我们造成的不良影响以及如何在未来应对他时,我们的大脑就开始不安。我们也常常会遗忘生活中那些赋予我们生命的人。通过联系,每天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提醒我们的大脑,加强社会支持网络,并透彻地看清消极之人在我们生活之中所扮演的角色轻重。社会支持是最好的快乐预测指标之一,每当我们与收件人进行有意义的联系时,消极之人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就会降低。而生活中被积极而能滋养人灵魂的人环绕着对我们来说则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l收集让你感恩之事

  方式:21天中的每一天,都要写下你要感恩生活的三个新颖独特的事件。确保所写的内容简明扼要,能够阐释你为何对此心怀感激。例如,你可以这样写:你今天十分感动,因为你的儿子告诉你,他爱你,这让你觉得非常特别。每天都有新想法是很重要的,这样在三周后,你就会有63个有关感激的小故事了。

  原理:主动地将你感激的事物分类罗列可以训练你的大脑以一种更加积极的方式去检索世界。你的大脑不再去搜索那些抱怨和压力,而是首先关注生活中积极而有意义的部分。每天仅需一两分钟,你就可以在大脑中建立高积极水平的新神经回路。在一项由东华盛顿大学主持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如果每天列举三个感恩故事,在练习期间,只需要一周时间就可以显著激发对生活满足感,而在练习结束后的几周内,参与者的满足感都会持续上升。在另一个类似的研究中—这次的实验对象为一群60岁以上的老年人,研究人员发现,两周的感恩练习可以让他们的满足感显著提高,并且在停止练习之后的一个月里,实验对象的满足感都能保持一个稳定的水平。简短的每日习惯对于人们的满足感有着持续性的影响。

  l拍摄积极的照片

  方式:在21天中的每一天都至少拍摄一幅能够纪念生活中有意义的时刻或事物的照片—美丽的落日,孩子的睡颜,工作中成功完成的项目或者你的爱人为你亲自下厨做的饭菜。确保在拍摄的时刻你充满积极的情感,比如感激、快乐、和平、宁静,或者爱。在每周的结束,回头翻阅这些照片,铭记当时的情感。

  原理:照片可以在几秒钟之内触发人们的情感,即便是几十年前的老照片。你所拍摄的有着积极内容的照片可以让你回忆起拍摄时怀有的情感。通过回顾照片,你可以有效地让那些时光鲜活起来,最终获得双倍的积极情感。另外,对拍摄积极事物进行有规律的练习还可以训练抓拍的能力。与盘点感恩之事对你的心态造成的效果类似,积极照片可以让你更加乐观,因为你会逐渐调整你看待世界的视角。

  这些简单的小习惯看起来似乎太容易了,不像具有能使心态发生巨大改变的能力,但是我们收到并看过数千例有关积极影响的故事。养成其中一种积极习惯(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培养更多)会让你将注意力重新聚焦到一天中积极而有意义的部分上去,这最终会减少消极人群对你心态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他们会失去强烈控制你如何体验世界的能力。感恩与搜寻积极之事是如此简单,它们能将我们的注意力从压力与消极之中移走。而对那些生命中美好时光的回忆和当时积极的情感体验,给我们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巨大能量,就更不必多言了。

  回归

  在《孙子兵法》中,孙子曾言:“故知战之地,知战之日,则可千里而会战。”假如你放弃或者忽略这些信息,肯定会招致灾难。如果你想在家中或者在工作中扭转战局,使之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你已经战略性地做出了让步,也利用上述的积极习惯重新部署、强化了你所掌握的资源,是制订回归计划的时候了。制订计划需要加倍注意,只有合理地利用能量才能帮助你去消解对方的消极之力。带着你对形势的掌握、召唤到的援军以及两分钟的演练更加高效地回归交流吧。

  l掌握形势

  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潜在的战场,包括地点、时间以及你回归后与消极对象交流所持续的时长。要认知这些并没有什么统一标准,因为每个人的不同时刻都是不一样的,而每个人都有可能有很多潜在战场。(这就是《孙子兵法》讲的是艺术而不是科学的原因。)但还是有一些可供你参考的模式。在试着占领高地,确保你能与消极的人交流的时候,对方既不忙碌又没有很大的压力,情绪也还不错。这样的话,只要你一开始聊天的内容就是积极的,就更容易让整个交流都保持积极状态。这可能看起来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依据我的经验,你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主管为了让某个员工在情绪爆发的时候镇静下来而挣扎过(记住标准二!)。同时确保在你占据优势的地点开始交流—如果能够选择地点的话。在人来人往的大厅就比在房门紧闭的办公室要好。你应该尽可能经常地选择合适的时间与地点来展开富有成效的交流,不断降低对方释放消极的能力。提前预测交流的最佳时机也十分重要。我通常喜欢简短而甜蜜的交流,虽然这不是总能实现,比如有好几次我与那个消极的摄影师搭档,就只能一整天都跟他待在一起,困在摄影车上。试着去发现最合适的时长,并坚持不要突破这个设定,即便一切都进展良好,诱惑着你去延长时间。我有位密友曾经两次在看望她“难缠”的父母时多逗留了一段时间,因为他们在前期相处十分融洽,结果两次她都打电话告诉我她十分后悔。出发,完成任务,全身而退。

  l召唤援军

  在战争中,士兵会召唤援军来提高他们胜利的概率。交流是同样的道理,只是我们不需要波音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组成的空中部队。你的援军是其他能够帮助你让消极人士卸除武装的积极人群,你可以主动地邀请同事、朋友或者人力资源主管来参与你下一次精心策划的“偶遇”,或者保证除非有其他人在场,否则你除了问好不会多说一句话。

  援军会弱化消极之人的力量,因为有更多的积极人群出现来制衡。曾经有一位市场专员告诉我,她与她可怕的老板在假日派对上有一次特别棒的交流,那时候她的丈夫正陪伴在旁—以至于后来她丈夫根本就不相信她这么多年来向他讲述的关于这个“可怕”老板的故事是真的。她丈夫的能量成功地驱散了老板的毒素。(然而时至今日,她都无法确定她的援军究竟是她丈夫还是别的客人—或者是派对上的鸡尾酒也有可能!)

  l两分钟操练

  大学和专业运动队都会反复地开展“两分钟操练”—当你制订回归计划时,这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策略。在橄榄球运动中,球员常常在被对方挡住之后、比赛即将结束时去抢球,这样他们就可以精确地根据计划跑到确定的方位,而不必在紧张的跑动中为了与其他队员做好配合以至于浪费时间。他们了解如何运用呼叫战术、清楚跑动的目标方位、知道如何传球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效进攻得分。当我回归到与消极之人的交流中时,我总是会进行两分钟操练。我掌握着三个话题,这不但不会引起混乱,还能帮助我占据有利形势,这样我就可以迅速地实现我想要的目标。当我在海滩度假时,我计划了几个打算进行的两分钟操练,以便在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就能应付那些消极的家伙—这取决于我与他们的距离。我练习了不同的防御方式,包括如果他们打算突袭的话,我该如何进行反抗。所以当我回归时,相对于那些消极之人,我的两分钟操练显得更加充分。

  在加州的一家科技公司,我从会计手上得到了一个案例“剧本”。每当他需要从消极同事那里得到一些小问题的回复时,他都不得不亲自去对方办公室解决,因为对方根本就不会及时回复邮件。这位会计的目标就是进入、获得信息、在被卷入同事的消极漩涡之前成功脱身。他的两分钟操练十分简单有效。

  两分钟操练:实操以取得快捷回复

  1.动力开场:我会带着微笑敲开他办公室的门,当他认出我以后,我会进入办公室,但并不会坐下。我会说:“恭喜你完成了项目。”我知道他刚刚因为顺利完成了项目而得到了赞扬,所以我打算这样开场。如果他开始说他上司的坏话(因为他曾说过),我也准备了一个积极的回答:“嗯,至少他在该赞扬的时候提出赞扬了。你做得很漂亮。”

  2.完成任务:我开始向他询问我提出的问题,保证问题尽量简单。我会倾听他的回答,并保证后续问题尽可能少。

  3.留下感谢信息:我会感谢并恭维他:“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信息,真是太有帮助了。我非常感激你在这方面有这么渊博的学识,有了这些信息,肯定能够让这个项目进展得更加顺利。多谢了!”然后立即离开他的办公室。

  这位会计告诉我,这个操练从第一次尝试起就完美无瑕,后来又使用了几次,都十分顺利,相当成功。无论是要与办公室主管还是婆婆相处,练习两分钟操练对于信息的获得、交流以及不被毒素传染来说,都有不可低估的价值。战略撤退、重新部署、回归是在消散他人的消极情绪,还有可能会改变你看待他人的方式—换一种角度看待。或者,像佛罗里达州的银行出纳员莎琳一样,战略撤退可能还会让你收获爱。

  莎琳注意到有一个男子每周都会来存款。他很少有不来的时候,这个人看起来十分神秘,而且他常常会对银行的员工和其他客户十分粗鲁。每次他经过莎琳的窗口时,他都会大喊大叫,抱怨长长的队伍,存款单据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有一次莎琳与一个朋友一起喝咖啡,她说每次看到他走进来她都感到非常恐怖。令她惊讶的是,她的朋友建议她,默默地让自己以为爱上了他。一开始莎琳觉得这十分疯狂,但是她的朋友说服了她,让她像玩游戏一样尝试一下。当后来这个暴躁的男人再进门的时候,莎琳就开始想:“我爱你。”这是她静默的两分钟操练。

  当然,莎琳很快就觉得这简直愚蠢不堪。她想:“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永远都不会有反应。然而不论看起来有多么愚蠢,她还是坚持了下去,两个月后,事情发生了变化。他看到她的时候笑了,她也以微笑回应。在之后的一次见面中,他告诉她,他需要一些帮助来处理他的书,她愉快地施以援手。她终于明白他的烦恼与愤怒源于妻子的离世,然而悲伤的散去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她顿时滋生了想要照顾他的想法,两年之后,他们结婚了。你永远也不会想到,一次沉默的战略撤退会带你走上什么样的道路。

  小结

  就像消极人群会影响我们的大脑一样,我们也能反过来去影响他们。毕竟这正是本书主要探讨的内容。由于情绪感染的通路是双行线,每当你积极地面对消极的诺姆和小气的派蒂时,你都会为他们带来改变。你既不需要容忍他们的毒素,也不必与之较量一番分出高下,以“不战”就可以提升他们的思想。就像《孙子兵法》中写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我们的目标是如何在不战的情况下将消极的人群变得积极—甚至还要赢得胜利。与消极人群打交道时,通过更多的战略撤退,你可以节省精力,投入到能够激发成功、提高满足感的活动和人际交往之中(如果你觉得你需要海滩度假来实行战略撤退的话,给我打电话!)。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