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央视主持人瑶淼推出育儿新书《自由疯长》

2016年11月29日 12:48    来源:广州日报   

  “我不急于她赢在起跑线上。”

  《自由疯长》 瑶淼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瑶淼在央视主持两个节目:一个是《中国电影报道》,另一个是《拜托了,妈妈》,这两个节目代表着瑶淼生活的两个重心:工作与家庭。一聊起自己的女儿,瑶淼就滔滔不绝:“我有一个会爬树的女儿!”显然,这不是一个常规的孩子,她也不是一个常规的妈。成绩和成长谁更重要?“放养式教育”究竟适不适合现在的孩子?瑶淼将这些年的育儿心得分享在新书《自由疯长》里。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孙珺

  让孩子在“折腾”中成长

  凭着“让孩子在折腾中成长”、“让生命长成本来应有的样子”等信条,瑶淼对女儿自幼实行“野生散养”。“我很早就告诉她,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要她从小就明白这一点。”于是,“任性母亲”对“野生女儿”采取了非主流的教养方式:女儿橙子从两岁开始就跟着父母寻野路,吹山风,饮野水。周末经常和父母外出爬山,鼻子不小心磕流血了,塞团纸巾继续爬,上幼儿园了,自己拿着半个馒头站在路边等校车。

  她欣喜地看到自己的女儿不仅喜欢爬树,还爱不知疲惫地奔跑和跳跃。橙子一年四季只喝凉水,冬天只穿一条单裤。但她挺皮实,很少生病。即使生病了,感冒了,发高烧了,也从未使用过抗生素,慢慢自己就好了。她和丈夫决定,远离奢华城市,偏居乡隅;抛开精致物质,亲近山野。因为女儿也不喜欢城里车水马龙的热闹,“她说太吵,她喜欢乡村野外,因为那里很安静,可以听到鸟叫的声音。”

  学霸妈妈不希望女儿重走自己的路

  橙子7岁。瑶淼像她这么大时,住在北京二环路边,每天沿着长安街去全市闻名的重点小学上学。“没有节假日,别人放假我苦练才艺。四岁起就吃力地抱着比我还宽的手风琴,拉得汗流浃背。我从来没欣赏过音乐,也没体会过这琴声有多美。”

  除了拉手风琴,瑶淼八岁就开始演电影。童年被各种测评、试镜占据着,心理倒是慢慢变得强大了。学习也从未耽误,后来轻松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是品学兼优多才多艺让别人父母无比羡慕的学霸。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我一直闷闷不乐到我女儿降生。”

  她不希望女儿重走她当年的路,在她看来,生命成长本是自然美好的事,就应该让孩子自由疯长。瑶淼在学校教育上也做出了另类的决定:放弃精英标准,转向小众教育。她没有把孩子送到大家趋之若鹜竞争激烈的名校,而是选择了不用考试的学校。“如果没有要求,也没有训练,一个孩子也会把很多事情做好,那水到渠成的过程,就像换牙和长个儿一样,自然而然,甚至你想拦都拦不住。”橙子没有刻意学识字,但喜欢阅读,瑶淼甚至不知道橙子什么时候从数树叶、枝丫、石头,到学会了加减法。有一次去书店,橙子一定要买一本《二年级数学思维》回家,做题,是她玩的一种方式,一会儿就写出很多答案。入睡前迷迷糊糊地对瑶淼说:“妈妈,明天我醒了,再给我出一道题。”

  和很多家庭一样,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到底还是妈妈陪伴得多。爸爸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在瑶淼看来,爸爸的陪伴不如妈妈多,但质量高,而高质量的陪伴才是最好的陪伴。橙子认为爸爸比贝克汉姆还帅,是因为爸爸会做一些妈妈不太擅长的事情。比如说,爸爸拍很多非常好的照片,爸爸会组装家具,会带她去撒野。爸爸有很多好点子,特别聪明,还总是能保护她。

  对话瑶淼:

  当我不再执着时,她用另一面回报了我

  广州日报:普通的工薪阶层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孩子自由疯长?长坏了怎么办?

  瑶淼:我可以告诉大家,橙子的20多个同学家庭,只有一两个属于一种比较中上层的收入水平,大多数都是非常普通的父母,他们非常有勇气选择了这条路。以后她走怎么样的路我现在还没有太想好,但我知道,我现在给她的这个选择特别适合她当下。我不急于她赢在起跑线上,人生的路太长了,我只是顺应她的成长。一开始节奏放慢一点,以后学习的节奏会加快。

  广州日报:您对女儿没有学习上的要求,但她会不会因此缺少“竞争意识”,将来难以适应社会呢?

  瑶淼:首先,我并不是说对她完全没有学习上的要求,只不过是没有分数上或者是名次上的要求。其次,我希望她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保持一个很好的好奇心探索欲,能够非常专注地学习。当然,我不能说我自己完全没有焦虑过,每当听到别的妈妈们说自己的孩子又报了一门兴趣班,钢琴过十级了等等,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一旦出现这种心态,我就会不断地回想自己当初做妈妈的时候是如何欣喜地对待一个小生命的。我需要怀着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来陪孩子一起成长。

  广州日报:您怎样理解父母对孩子“无条件的爱”?

  瑶淼:对孩子“无条件的爱”就是无条件地接纳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健壮还是瘦小,我都全然接受。就像接纳她的外貌一样,我们也接纳了她的性格。橙子在家里也会喋喋不休,但在外面非常安静,上幼儿园的第一年,没有跟老师说过一句话。碰到熟人了,她也不跟人打招呼,她偷偷地瞟一眼人,观察好几个小时才会跟别人靠近。她是有自己的沟通方式的,我不能对她说:“为什么不跟人见面打招呼?为什么不能大点声?”

  我是一个主持人,有很多机会带她出去参加各种活动。她慢慢变得更开朗,说话也多了,但她并不开心。几次之后我再也没有带她到镁光灯之下了。她喜欢的是在大自然里疯跑或者在小区里打秋千。这是她自在和放松的方式。

  当我全然接受她,当我没有破坏她的自信心和安全感,当我不再执着于她不说话时,她用另一面回报了我,给了我太多的惊喜:她非常擅长用绘画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她的每一幅画都让我们惊叹。此外,她非常喜欢读书,可以拿着一本书看很长一段时间。

(责任编辑 :傅云鹏)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