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要闻 > 正文

吻一下,值两百万?!

2016年08月04日 07:4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正义的效益》 作者:熊秉元 东方出版社

  吻一下,值两百万?!

  由一个具体的案例,也许可以清楚地掌握权利和义务的分野。对于这桩意外,大部分的人会觉得惊讶、庆幸,甚至会有点幸灾乐祸。但是,事实明确,很少人会质疑是非对错。然而,是非对错真的很明确吗?

  温州市的一位妇女,开雅阁(Accord)车上路,市区里转弯时,不小心擦撞一辆静止的轿车。交通警察到场鉴定,肇事过失在妇女,她要负责损害赔偿,问题是:被撞的是一部劳斯莱斯(Rolls-Royce),市价约1100万元人民币。据初步估计,以原厂配件修复,前后大概要200 万元人民币。妇女所投保的意外险,最高理赔是20 万元。媒体报道,妇人名下有两套房子,大概只好卖了,还不一定能善后。对于这则社会新闻,有家报纸用的标题是:“吻一下,值两百万!”

  根据传统法学见解,这个擦撞事件非常单纯:被撞的车停着不动,撞车的要负完全责任。投保金额不足,要自己负责。毕竟人民的财产权(包括劳斯莱斯),要受到完整的保障。对于社会大众的启示则是:开车要小心,特别是接近高级轿车时。还有,投保时不要小气,最好未雨绸缪!

  然而,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由特殊事件里,往往可以萃取出有意义的信息。甚至,可以借机检验某些习以为常、被视为当然的概念。首先,有极少数的人头骨脆弱,名为蛋壳头(an egg-shellskull),别人不知道,患者自己可是一清二楚。走在马路上,万一别人不小心碰上,跌倒受伤内出血,后果非常严重。身为蛋壳头,自己需不需要采取一些防护措施?其次,有些人好尚特殊,养老虎当宠物。如果牵着驯养的“大猫”逛街,等于是把极端危险的东西带进人们活动的空间。万一有了闪失,养虎人是不是要承担责任?

  以这两个例子为基准,对于劳斯莱斯的擦撞事件,也许就会有不同的解读。劳斯莱斯名车极其昂贵,进入一般人的生活空间,万一有了闪失,即使是别人所造成,自己也该承担某种责任。原因很简单,就像古董玩家手捧极其珍贵的茶壶上大街,一旦有意外,自己也有部分责任。一般人的生活空间里,只有一般的风险,有人把不寻常的风险带进来(老虎、古董),就要承担部分或全部的责任。还有,蛋壳头最知道自己的情况,最容易采取防范措施。同样的道理,名车车主最知道自己车子的身价,也最能预为之计,譬如先买充足的保险、少开进人多车多的地方等。因此,处理擦撞意外的关键时点,并不是在擦撞的那一刹那,而是更早的时候,也就是买名车代步的那个时点。

  事实上,由这个特殊事件,还可以探讨更根本的问题:权利和义务如何界定,又是根据什么原则?稍稍琢磨就可以发现,权利和义务的赋予(买车/ 开车,蛋壳头/ 逛街),都不是绝对的,各种权利和义务所享有的空间,都有一定的范围,受到相关条件的影响——你有买/ 开劳斯莱斯的权利,我也有开车上路无须提心吊胆的权利。权利和义务的界定,不是根据天赋人权或抽象的哲学思维,权利和义务的结构,是希望能使社会的快乐/ 财富/ 资源等愈益丰饶。对于权利和义务,传统法学往往是由“基本人权”着眼,由个人出发。换种角度,由社会整体出发,琢磨权利和义务的意义,或许更能见树也见林。在复杂的现代社会里,这种思维方向可能更有解释力。

  而且,普通车驾驶的义务,是小心驾驶。一旦肇事需要赔偿,似乎只有在负担的部分,可以视肇事者的能力调整。然而,责任的界定可以更细致一些:撞车的事件本身可归责于肇事者,但是撞的是“豪车”,已经加入了新的成分。也就是,肇事者的赔偿责任(义务),可以是有限度的。因为豪车驾驶人所拥有的权利,也受到节制。虽然普通车撞豪车,因果关系明确,根据“可归责”的概念,似乎应全赔。然而,就像碰了别人,可归责,但别人手中顾景舟的壶落地砸碎,未必可以成为“可归责”的一部分。

  一言以蔽之,权利和义务的形式、内容等,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而不是简单的天赋人权、基本权利等概念就能界定清楚的。孙中山尝言:“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抽象来看,这正是考量权利和义务结构的基本原则,当然也适用于擦撞劳斯莱斯的善后!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