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刘军洛:中国股市正在洗劫中产阶级

2015年02月13日 13:55    来源:和讯网   

  2013年刘军洛出版了《中国式金融魅影》,指出股市6000点到1600点,洗劫了一代中产阶级。股市里的钱亏空没有把他们逼到死亡线上,但是这次地方债的爆发却是把最底层的民众都卷进了无解的死亡线。

  在“4万亿”后显性政府债务外,隐性政府债务大量滋生。在政府部门的“动员”下,职工“被贷款”后,再借给作为政府腰包的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由政府支配使用,债务节节攀升。近几年,地方融资平台在为市政建设和公用事业发展带来庞大资金的同时,也令地方政府债台高筑。

  随着基础设施投资潜力收缩明显,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正在降低,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也随之减弱。政府及平台类相关项目是银行资产质量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而不断延期和借新还旧的地方政府银行债务,使得相关风险始终在银行系统内部无法消化,金融体系可能会日益脆弱。

  地方政府和银行合作强制发行地方债现象,又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

  一幢危楼,看上去依然威武,但存在倒塌的风险,一个人以侥幸的心理,从墙上敲一块砖没有什么影响,在人人都这样想的情况下,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屋漏偏逢连夜雨。

  银行和信托发行方式的转变使债务风险具有了很大的隐蔽性!在过去,中国的银行业是新发行企业债的最大买家。然而,这一次越来越多的债券被打包成理财产品出售给民众,转移成各种形式的地方债。

  数据显示:2013年第一季度,地方政府旗下的投资公司发售了2830亿元人民币债券,同比增长一倍多。通常人们会预期这样的增长将提振经济,但2013年首季度中国经济增长意外放缓至7.7%,放缓的经济更加加重了地方债的违约风险性。这对以单一的土地房产为税收来源偿还地方债的地方政府来说,就是一阵热闹烟花后的灰烬。

  但是中国目前认为地方债不会爆,有土地财政维持,即使爆也在小规模可控范围内。在之前的每一次危机中——2008年的美国次级债、欧债危机、日本衰退等,中国都可以独善其身,再加上中国维稳力度及手段的全球第一,更添加了几分淡定和安全感。

  中国债务问题的前车之鉴是“欧债危机”。欧债危机导致欧洲经济一落千丈。欧债危机导致的衰退还有漫漫长路要走。尤其是希腊在过去的200年中,有100年处于破产状态,在加入欧元区之前,希腊的公共债务已经占GDP的100%以上,加入欧元区之后,由于欧洲央行对欧元实行低利率政策,希腊债务有所减少,2001年希腊债务首次降到100%以下,为99.6%。

  2008年金融危机到了,希腊债务占GDP比重达113%,2009年达129.3%,2010年这一比重又上升至142.8%的历史新高。政府越来越庞大的债务问题看上去很严重。但是,中国无法和希腊相比,希腊对于中国就相当于是一个小县城。希腊的经济结构单一,中国经济结构复杂,出台一个政策的影响也是多方面的,可能对各行各业的影响都是不可估算的。

  我们的地方债发酵会不会引发欧债一样的严重经济危机?欧洲的高福利,老年人口比例高,但人口总数不高。不容易引发大规模暴动。

  中国和欧洲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主体财政统一,另外中央政府财政比较富有,外汇储备高达3万多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达到20万亿元的水平,远高于地方债务的12万亿。就像一家遇到困难,是有钱人容易渡过危机,还是没钱的人容易渡过危机?中国政府对于错误的承担能力是很强的。何况地方政府每年财政收入加上土地财政收入超过7万亿。所以即使会有爆发地方债务危机的风险,但也不会像欧洲国家那么严重、影响深远。

  中国与欧洲的金融体系的核心都依赖银行体系,一旦爆发金融危机,所有的风险都先集中在银行体系内(包括债务)爆发,进而会迅速扩大波及实体经济,那么经济可能十年、几十年都不会复苏。

  中国最大的特点是人多,人多力量大,在技术不高的情况下,可以用人海战术换得大量的外汇,这对于中国的上层来说是优势。因为高外汇储备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情,有资本就可以摸着石头交学费。

  但是同样人多力量大,突然被逼入死路而又无解的时候,所迸发的行为是不可控的,爆发力是不可估量的。即使是政府养着的公务员、维稳的城管也将成为这次地方债的被洗劫者。情绪和心情是无形的,但它却是有力量的,左右着我们的行为,当众多情绪汇集,爆发到极点的时候,力量是巨大的。愉快的情绪会平和地自然传播,慢慢把每一个人融化在幸福中,但愤怒的情绪就是惊涛骇浪。

  股市6000点到1600点,洗劫了一代中产阶级。当他们被洗劫完所有积蓄的时候,他们失去了购物的欲望、失去了对美食的兴趣、还有夜生活……带给城市的是一片宁静。在股市继续下跌的日子,曾一度沉沦的中产,更加努力工作,变本加厉地消耗自己的身体,换取养家糊口的钱。这时的中产阶级,股市里的钱亏空没有把他们逼到死亡线上,但是这次地方债的爆发却是把最底层的民众都卷进了无解的死亡线。

  延伸阅读

  《中国式金融魅影:地方债的危机与救赎》

  地方债,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地方政府疯狂举债、超前建设,其利用对土地收益的过高预期大笔举债。如今,各地相继进入地方债务偿债高峰期。在房产调控大背景下,债务越滚越大,犹如悬在地方政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如今,受地方债波及的中国制造业岌岌可危,社会失业率急剧上升……

  《即将来临的第三次世界大萧条》

  历史总是在重复上演,并且有着惊人的相似性,人类的经济史也不例外。全书中通过对历史上几次大萧条的分析对比,指出历史具有共振性,因此,在当今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大国间的博弈,金融战硝烟再起,必然的结果是把人类经济拖向更加可怕、更加深远的第三次世界性大萧条。

  风雨飘摇的中国经济,究竟谁会是最后一根压倒他的稻草?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