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邱震海:民营经济与国家控制力是兄弟还是敌人

2015年02月13日 13:53    来源:和讯网   

《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书封

  在凤凰卫视评论员邱震海的畅销书《访与思:中国人成熟吗?》中谈到了中国三十多年改革取得的最大成就是民营经济的发展。不管对此问题如何见仁见智,邱震海始终坚持认为,民营经济的崛起和壮大,是过去三十多年中国改革取得如此成功的最为重要的因素;如果抽掉了这一因素,那么无论邓小平如何英明伟大,无论我们的人民如何勤劳勇敢,中国的改革都不可能取得如此成功。

  温州“高利贷风波”和“吴英案”

  但稍微关心时事的人都知道,中国这一迄今最为成功的因素,近年来正在“国进民退”的浪潮中受到异常严峻的考验。从2011年年中开始,从民营经济的大省浙江,不断传来中小企业遭遇贷款难而被迫陷入高利贷困境的消息。其间,有的中小企业因缺乏资金而嗷嗷待哺,甚至坐以待毙;有的中小企业则看到发放高利贷的“鸦片效应”,因而不断弃失业而不顾,而且就连房地产也不做了,立即加入到发放高利贷的浩浩荡荡大军之中,这种走火入魔的结果最后也将导致中小企业死路一条。

  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表面上看似乎是2011年中国经济的一个问题,但其实背后折射了中国改革一个更为深层的问题,即改革走到十字路口至少在经济领域里出现的迷茫和彷徨。

  2012年龙年春节刚过,浙江省又有一起引起全国关注的案件,那就是著名的“吴英案”。吴英,一个1981年出生的年轻女人,凭着勤奋和聪明,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白手起家,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商业天地。但由于民营企业融资难(这背后不但是一个金融机制改革的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社会对民营企业的重视问题)。吴英在短短几年时间里通过非法集资融了七个多亿的资金,但有3.8个亿无法归还,最后浙江省高级法院宣判死刑。

  吴英被判死刑的消息传出后,在民间和司法界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不少民间舆论和司法专家认为,吴英虽然从事非法集资、诈骗活动,引起民愤,但“吴英案”本身也折射了中国金融机制亟需改革以及民营企业生存环境亟待改善;虽然吴英的罪行不可饶恕,但罪不至死,同时人们更应将注意力投向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改善上。经济学家张维迎更是指出:“上世纪八十年代有邓小平解救年广久,今天是否还有人来救吴英?”

  民营经济,就是这样象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在波涛汹涌中凭着自身的顽强生命力,时而搏击,时而沉沦;它时而似乎光鲜异常,虽然那股光鲜的背后带着某些心酸甚至无奈的龌龊,时而却又面临几近全军覆没的没顶之灾。

  更重要的是,这“一叶扁舟”的周围,不仅仅是茫茫大海,而且也有许多“万吨巨轮”,但面对这苦苦挣扎的“一叶扁舟”,那些“万吨巨轮”却往往视而不见,王顾左右而言他。如果我们用“一叶扁舟”来形容民营企业,那么那些“万吨巨轮”无疑就是有“共和国长子”之称的国企和央企。

  民营经济和国家控制力:兄弟还是敌人?

  过去二、三十年,有两股力量推动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一是民营经济,二是国家的高度控制力,两者都是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功臣”。但这两位“功臣”却象搏击沙场的两个兄弟,早年可以同生死,但一旦伟业建成,就必将分道扬镳,因为两位“功臣”从理念到目标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甚至这种理念和目标的差距一旦处理不好,可能会导致导致双方出现你死我活的争斗。

  今天,由于改革进程中始终没有处理好政府职能转型的问题,因此在民营企业和国家控制力这对“功臣”和“兄弟”正在出现某种你死我活的局面。

  这几年,人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当民营经济遭遇挫折的时候,中国的高度国家控制力却正在有意无意地扼杀包括民营经济在内的中国经济一系列成功因素。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今天的问题也恰恰来自中国过去的成就,或者说在成就的背后蕴藏着某种深深的隐患。

  当然,用“兄弟还是敌人”的比喻来描绘民营企业和国家控制力之间的关系,在今天的中国无论如何都有点不太合适。已经有无数研究提及这样一个事实:东亚地区经济的成功,大都得力于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确实,在东方传统文化的氛围中,政府至少在经济成长早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已为东亚其他经济发展的模式所证明。同时,中国经济又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之中,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角色本来就很吃重。两者相加,似乎都在向人们证明,政府主导的角色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十分重要和有必要。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