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政治生涯的纠结:当曾国藩还是华盛顿?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袁世凯政治生涯的纠结:当曾国藩还是华盛顿?

2012年05月03日 09:3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一文未带”与国库如洗

    1912年1月1日,南京,总统府,深夜11时,皓月当空,繁星点点。

    孙中山手捧临时大总统就职誓词,庄严宣读。

    就职仪式极其简单而仓促。孙中山之所以赶在1日就职,意在改正朔,用阳历,其象征意义深远。

    真正引起强烈反响的当数南方独立各省。为了庆祝民国元年元旦,上海学校停课一日,时年19岁的青年学生陆澹安外出访友,“十二时,归途中见沪军都督宣告改朔之告示多张,商店皆悬五色旗。游人往来举欣欣然有喜色。”湖北黄州街头,学子朱峙三午饭后出城,“见寒溪学堂贴有新联,彩旗飘扬是为新年元旦。”

    搞革命是一项极为烧钱的事业。南方诸省要人们听闻孙中山将于1911年年底归国时,无不欣喜若狂,其中缘由,除了对孙氏的崇敬外,另一要因多半是当时盛传他携巨款而来。

    于是乎,在众口相传之下,孙中山不仅是伟大的革命领袖,更成为一棵生财有道的“摇钱树”。12月25日,人们翘首以待的“孙财神”在上海登岸,无论是革命党人、外国使节还是报社记者,最想知道的就是孙中山口袋里到底装了多少银子。当天下午一时,孙中山先生欢迎大会在张园召开,“到者万人以上”。留日学生黄尊三慕名而来,“中山先生三时出席,演说颇长,大概以此次归国,人人均以余带来几千万现款,实则余一文未带。所带来者,仅此革命之精神耳。”另一版本大同小异,“革命不在金钱,而全在热心。吾此次回国,未带金钱,所带者精神而已。”

    常言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枪杆子的坚实保障终究还是钱袋子。当时仅南京一地,便驻扎军队十多万,军费实际是财政的主要支出。因军饷无着,黄兴唯有下令将伙食改为稀饭。

    吃不饱,穿不暖,军心自然浮动,小规模骚乱哗变不时发生,难怪张謇感叹“宁桓兵队抢劫之事日有所闻,难乎言军纪矣!”

(责任编辑:石兰)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