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谜:中国经济中国人不懂 西方也不懂

2012年11月21日 09:46   来源:国际商报   

    一直以来,中国这个拥有着广袤土地、博大精深文化的国度,在西方人眼中散发着神秘又迷人的光彩。

中国之谜

 

 

《中国之谜》  高强于一/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1942年,李约瑟时任剑桥大学的生物化学家,当他真正地站在硝烟弥漫的、整个民族为捍卫主权而四处奔命的东方土地上时,发出的疑问却是:“为什么现代科学在欧洲文明史中发展,而未在中国(或印度)文明中成长?为什么公元1世纪到公元15世纪间,中国文明在获取自然知识并将其应用于人的实际需求方面要比西方文明有成效得多?”

    尽管这段话有扬有抑,人们自然地把后一段或许也是发自肺腑的赞叹屏蔽,直奔前面单刀直入的质疑,因为现代科学的缺席正导致那个时代的颠沛流离。而在糟糕的时代提及过往的辉煌,显得如此不合时宜与不自量力。

    “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的世纪之问,与李约瑟对中国的发问相呼应。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他们的情绪徘徊于失望、沮丧与对未来前景的质疑之间——中国,为何落伍了?中国,还会好起来吗?

    今天,距离李约瑟的质疑已过近七十年,他曾经驻足的土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余年,中国以惊人的速度崛起。不过,这里的崛起主要来自经济层面的阐释。持续的冲刺式GDP增长、遍布世界角落的“中国制造”、富有变化的创富者……任何高雅的、庸俗的,以及直白的、含蓄的言辞,只要振奋人心、有关奇迹,都可以一拥而上,以描述这个经历过多年苦难、转型阵痛的国家的蜕变。

    当中国的角色发生变化,西方人依然谜团重重。他们已无暇顾及李约瑟当年的困惑,他们更想知道,中国究竟怎样在短短三十余年时间里,创造了西方二百年的经济奇迹?更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中国是在人均资源不足、技术创新匮乏、产权不清晰、计划经济深入社会肌肤、对外不完全开放的黯淡前奏中,拉开改革开放的帷幕。他们在不以为然、质疑甚至嘲笑中,眼睁睁地看着中国这头沉睡的狮子醒来,加速奔跑,甚至一举超过了他们的祖国。

    西方经济学理论浩如烟海,却找不到能够解释中国经济崛起的理论,任何西方经济学理论的套用都显得不伦不类。于是,新的词语出现了——中国之谜。这里所说中国之谜,其实就是中国经济奇迹之谜。

    1993年,罗纳德?麦金农提出了“中国之谜”,让他大惑不解的是中国奇特的金融状况:中国财政下降,中国政府打开印钞机,快速的货币供给增长并未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在他看来,“高财政赤字和高货币供给量的同时保持价格稳定现象”是“中国之谜”。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韦茨曼的疑问则是,西方主流经济学家根据东欧和前苏联地区各国的改革经验,认为社会主义国家实行改革之后,经济大萧条将尾随而至。中国却出现了改革与高速经济增长并行的反例。

    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家彼得?诺兰同样认为,按照主流经济学的理论逻辑,中国原本不可能获得今天如此大的成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布坎南认为“中国之谜”的瑰丽在于,“看上去不合理,可是却管用”。而弗里德曼这位对中国经济“情有独钟”的经济学家甚至把解读中国之谜抬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高度——“只要能够给中国的经济改革提供可行性方案,他就能够获得,或者应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这就是中国,短短的时间内以空前的勇气与力量获得繁荣的眷顾,它还有着坚韧的胃口,消化着不少西方国家难以消化的问题,创造了西方世界看不透的崛起之谜。

    西方看我们是谜,我们看自己也是谜。

    中国正以令人不可争议的速度崛起,每每想起,“崛起”的欣喜以及油然而生的大国自豪,还是会不经意间流露。诚然,在抽象的GDP增长数字中,我们根本无法清晰地找到我们自己的贡献坐标,那只是一个13亿人笼统的进步符号,不过我们还是情不自禁陶醉在大国繁荣的自豪中。

    同时,我们又有新的迷茫。挥洒着大红大紫色调的宏观背景,让你陌生又熟悉。大国正在富有,而有些人仍以“穷人自居”,他们表达自己的情绪,却找不到根源。

    在中国,除了崛起是谜,还有很多谜待解。而这些中国之谜,大多是国家崛起与民众崛起之间的流向碰撞。顺着国家崛起的脉络,民众崛起,有些快意顺流,有些则蹒跚逆流。国富背景下出现了一些矛盾与问题。

    改革开放把市场引进来,可政治仍在市场的领地内徘徊,牢牢牵动民众喜怒哀乐神经的房地产,价格曾一路扶摇直上,在重拳调控下,才逐渐趋于理性。整个国家财富增长得大快人心,民众的生活已从温饱过渡到小康。

    弥漫倾国倾城般华丽与辉煌的时光中,还有很多微妙变局,于宏观至国家微观至个人的举手投足间,隐约浮现,是为前事,亦作今世,更系未来。种种扑朔迷离不断涌现,驱使我们不断追逐真相。追逐真相者鱼龙混杂,扛着时代摄像头的有浪漫救世情怀的夸父,也有只为养家糊口的街头小报“狗仔队”。不管如何,真相正离我们越来越近,不会被历史嚣尘完全吞没。

    东西方无人能参透中国之谜

    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文化水平、社会结构以及政策可能塑造的行为方式,所有这些甚至更多,都记录在它的财政史上。那些明白怎样读懂这个历史所蕴涵的信息的人们,比从其他任何地方都能更清醒地预感到震撼世界的惊喜。

    ——约瑟夫-熊彼特








































(责任编辑:石兰)

商务进行时